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看《攻壳机动队》第一部。里面少佐从最开始怀疑自己不存在,到后面不再去执著自己存不不在,去迎接自己变化。当时看的时候,心里一部分感觉不舒服,一部分感觉舒服。

不舒服的地方在于,我还是有一种少年执念的,感觉人应该是纯粹的,人不应该掺杂质。少佐最后和另一个个体融合在一块了,并且对方还是一个非自然生命体,我会觉得,丧失了纯粹。这个部分让我不舒服。

舒服的地方在于,好像也隐隐照见了我曾体会到过的一些感受,就是,不要执着自我,把自我打开,接纳时时刻刻的变化和变动。我以前花好大力气建立起一个“我”,我固守着这个“我”,我很害怕这个“我”丢掉。在这种固守中,内里的生命力已经渐渐消退了,我最后固守的是一个壳...

13

试着记录一下今天早上想到的。

今天早上一下子想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觉得“看”他人的身体是不礼貌的,特别是女性的。是因为文化养出的“性紧张”。应该有这个词汇吧,如果没有我就造一个。青春里荷尔蒙旺盛,好像处在一个每天被荷尔蒙控制的状态,然后这个文化压抑它,把它形容为洪水猛兽,甚至把它肮脏化可耻化,让青春里的孩子认为不要碰触它,远离它。然后,“看”这件事很容易带有“性”意味,而“性”是“不好”的,所以,就会觉得“看”这件事是不礼貌的。对于我来说,我敢夸赞女孩子的眼睛,敢夸赞女孩子的锁骨,不敢夸赞其他部分。

我想了想,应该对这种东西脱敏。不是看这件事肮脏,是“肮脏化”这种东西让看肮脏。抛弃这种东西,...

17

因为网页版LOFTER需要手机验证,我好几次想写东西,都作罢了。
写下上面那一段话的时候想,是不是我该去验证了,不要那么对抗了。就像跟豆瓣对抗一样,号现在用不了,到现在也没绑定手机号。

当时觉得这个国家不尊重人,这个政府在逐步控制人,渗透进每个人的私人空间里。不绑定手机号就是从自身做起,不向它屈服。

话说,心里要是澄明的时候,看任何人都好看。觉得每个人的脸都生动。女性的胳膊,腿,脖颈,无论是胖瘦,都好看。澄明的时候,跟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跟重新看了这世界一样,哪里都是画。
这个时候,也是感觉自己透气了,真正在和这个世界呼吸。
话说,女性也会看我们男性吧,觉得这个男性好看那个男性好看。这么说...

24 15

今天来高铁站,心里发出一句话,我想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心里清晰出现这句话了,心里就好受多了。

21 3

还是想要反复说这个,我啊,我就是因为童年物质和爱的匮乏,导致我现在看事物还都是非常实用主义。
而真正活得优美,活得快乐,是需要不实用主义啊。

那些小时候最起码得到过一些东西的孩子,最起码他们会从容一些。和这个世界相处也从容松弛一些。

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很紧张,很紧张,总是捉襟见肘。
就比如呀,和人的交往。我愿意给出一些好的东西。可是我好像只会让关系用一种给予东西的方式存在。如果我不能给予对方东西,我就有时好像不知道怎么轻松愉悦的聊天。

也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太过压抑的人,我无法真正说出自己,我好像内心深处默认了,我的想法不会有人关心,我的想法不会被真正理解。因而我不说。因而我就无法真正享受到真...

25 1

会想,你们都是怎么度过自己的痛苦的。我这两天想到《一句顶一万句》里,人痛苦然后需要一直走一直走,人也痛苦到看着一个县城觉得自己再也没法在这里待下去了,待下去自己要杀人。
想到这个是因为我想去见朋友。我知道我的朋友是一个痛苦的人。就像自己现在觉得自己再也挨不下去一样,我突然,我的朋友是怎么挨下去的。
就感觉自己去见的话,是在打扰。

18 1

网页版LOFTER需要手机验证了,我试试手机版可不可以发出去。

1

这样哀叹自己,一遍又一遍,这样可不行的呀。

2

我泥软的性格。做什么都不能纯粹。自己做的事不是内心深处扎根想做的也能接受。然后过后仔细想想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就开始后悔。自己做决定,非常容易受外界影响,他人影响。常常被夹带着做决定。
我知道,很简单的解释就是,我灵魂还不强壮,小幼苗一样。这个角度看,我完全没有长大啊。
我羡慕那些做任何决定都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人。他们活得有味道。质地是清晰的。不管活得好不好,这本身就是美。

我想到,今天跟面试的人聊天,全程有一种很隐形的讨好对方的姿态。顺着对方说话之类的,想靠上去之类的。这种觉得需要讨好整个世界才能得到一些东西的感觉,从哪来呢?我是很看不上各种讨好行为的,可是今天我发现,我一直在讨好。这种行为从哪...

25 9

比如这一个佛像,姿态坦然饱满,像是就如此存在着,自己一点也不评价自己地存在着。

核桃蛋的博物馆:

宋 洛伽水月观音像

The Song Dynasty(960-1279)/Bronze Statue of Acalokitesvara


1 2 3 4 5 6 7 8 9 10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