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说说艺术,说说活着

艺术要击穿的是生活。从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生活里找到什么,如同穿过杂乱的灌木丛突然看到海。
所谓击穿,不是你单方面用力,而是,你必须感受到,感受到一些东西在生活的表象之下召唤你。你必须强烈的感觉到这种召唤,你才能让两个电极之间诞生一道闪电,击穿空气。

艺术要的是真实的愉悦。这个愉悦不安慰油头大耳,不安慰熙熙攘攘,这个愉悦安慰的是能早上在窗边听到鸟鸣的人,能对一只白鸟飞过恍惚的人。在体会到这愉悦之前,你必须感觉到这纤薄的真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真实是纤薄的。或者说,你必须站在这纤薄的真实上。何为真实?虚妄的对立。何为虚妄?过往云烟。说是对立,其实真实不跟谁对立,青翠树木间的鸟鸣跟谁对立吗?月亮跟谁对立

101 4

看过一个绘本。

一个小孩和他爸爸。他爸爸每天从早上起床就开始,“我数三下,你起床,一、二、三”。

然后到洗脸刷牙,到吃早餐,到出门,到去学校。

每个环节他爸爸都会数一二三。


有一天他爸爸把他送到学校门口转身准备走,小孩叫住爸爸,说:

爸爸,我们学习数到十了,三后面不会数的我教你。


非常喜欢这个小故事。大人通过数数强加给小孩自己的意愿,自己的心态,自己的要求,以及通过数数强加给小孩整个社会的规范等等,都在天真的小孩面前瞬间碎掉了。


后来我想,我们完全可以不介入,完全可以对我们面前的东西不介入。


47

前几天到这里的动漫节看了看。看朱德庸的展,本来以为也会有敖幼祥老师的展,结果意外碰到老师的签售。说是签售,其实是画,只有二十个名额,每个人拿着一张白纸,敖幼祥老师根据想要的祝福语画一幅画。

站着看了一个小时。

敖幼祥老师画完,书迷拿着画和他合影,他对着镜头一笑,脸圆圆的。


之所以会停下来看一个小时,是因为到里面看到了展出的几页《乌龙院》手稿。当时一下子感受到最开始看《乌龙院》的感觉了。很鲜活。里面情绪很鲜活,很活泼。从其他国产动漫的展台看过来,看到这里,心里一下子舒服。


签售结束后,有个女生上台跳舞。二次元舞蹈。作为观众我一下子很不适应。

结束了,给女生鼓了掌。


然...

25

撇开浮末和杂物
喝一口清澈的泉水一样
我喝了一口难过

20

还有。

今天看到一个短视频。

一个大人指着玩具火车问小孩,你会走哪边。玩具火车在铁轨分叉口那里,分叉口一边的铁轨上大人摆了一个小人,另一边铁轨上摆了五个小人。

可能是那个电车难题。就是你是按行车规则直走撞到好多人呢,还是不按规则拐上只有一个人的那条路呢。


小孩这样子做了。

小孩把另一条铁轨上的一个小人拿过来,放到有五个小人的那边铁轨上,然后推着小火车直着向前,一下子撞散了这并排的六个小人。

撞散之后,有的还停在铁轨上,小孩就推着小车继续向前顶了顶,直到这些小人都掉在铁轨下面。


说铁轨有点不好,这里的玩具铁轨是拿木头做的。一个长长的线条柔顺的木条,木条上刻了铁路的那种样子。...

26 9

听到这样一件事。


小时候坐自行车后座,脚绞到自行车后轮里。很痛。然后后来坐自行车后座,总会试着把脚向自行车里伸,一点点伸,看还能不能绞进去。忍不住地想这样。然后最后脚总会绞进去。

所以脚上一直有一个疤,到长大了才慢慢没有。


小时候有个女生很受欢迎,但那个女生不喜欢我。她有很多玩伴,我也会经常去她家。她家在二楼。从二楼下来有一个很陡的木楼梯。我去她家玩,下来的时候,总会从楼梯上摔下去。


小时候我外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只狗,然后当着我的面杀狗。一点也不懂得避讳(回避)。我那么小就看那么血腥的东西。他拉着狗的喉管向外拉。


这也不算听到一件事,这算听到三件事。...

7 12

人大多,大多不是真实地活着。可是这种不真实地活着也是一种现实,一种真真正正存在的真实的现实。


结结实实地为土地上流窜的各种东西活着,这也是虚幻的一种吧。承认虚幻,这也是真实的一种吧。


其实这个世界是不动的,它不对任何东西加以评价,就跟它同时允许我们所谓的真实和虚假一样。

31

突然想起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三爷爷那个时候会张网捕鸟,然后骑着自行车到十几里几十里外的一个收鸟的地方把小鸟卖了。记不太清一个小鸟多少钱了,好像是两毛。然后路上他会给我买一个油旋烧饼,两毛钱一个。我坐在自行车前面的横梁上。烧饼黄黄的。一般他捉到一两只小鸟就会骑着自行车过去。好像他捕小鸟有些时候是为了保护粮食。也不全是为了捕小鸟卖。


学前班的时候,我们上学地方的附近,有一次我看到有人张着网,上面几只小鸟粘到上面。好几只。然后有来取小鸟的,先把小鸟的脖子一扭,小鸟就死了。幼时的我觉得好残忍。其实我现在记不清了,记不清是不是我三爷爷也这样扭过。我当时看到有人这样取小鸟,心里一惊,想,我三爷爷是不...

19

我没有选择地被过去的生活告知了很多东西。比如,狗就是狗,所以骂狗是可以的。比如,人不是人,自己也不是人,所以自己不被尊重是可以的,所以自己也是可以欺压另一个人的。

这种告知是不知不觉中进行的。怎么个不知不觉法呢?它说:这是现实。它把这些东西都塞进“现实”里展现给我。
人是经验的动物。现实就让我脑海里积攒了很多关于现实的经验。这些经验组成了我。过去我在什么样的生活里生活,我便拥有什么样的经验,我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选择不了的。
万幸有书。书有时就是在狭窄的生活之外给人提供另外一种“经验”。

想到有一次一只刚出生的小猫躺在我手里,我看着面前这个弱弱的小生命,心里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呼。那个时...

127 2

逻辑和语言

这其实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了,语言是逻辑组织起来的,所以逻辑是什么样就会影响语言是什么样。

比如昨天我突然发现一些数学逻辑我想不通了。我敢肯定我曾经想通过,可是昨天想的时候,突然发现条件和结果之间是逻辑的鸿沟,我跃不过去了。当然,也可以说我是把当年的一些基础知识忘记了,这些基础知识是一层层阶梯,没有这些阶梯,我是完不成这个逻辑的大跳跃的。

无论是不是因为我忘了一些基础知识,我都发现了一个事实:我的大脑对逻辑弃用太久了,久到退化了。

我一下子想到最近这两年我对逻辑这个东西的态度,对理性这个东西的态度,清一色的否定。

我高中时候思考过的物理题,思考过的数学题,那种脑子在刀尖上行走的感觉,每一...

128 2
1 2 3 4 5 6 7 8 9 10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