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发几张照片。

7 2

再胡乱说一点。
我上小学时候,印象中好像有被说过,要会观察大自然,要会发现美。加上后来听到“发现美的眼睛”这个格言,我发现自己好像不能发现美,于是让自己用力去观察用力去寻找美。

其实这是不对的。如果用力去发现,发现得往往是自己认为的美,而不是真的美。

真的美不需要用力去发现,它自身就是一种能量,直接作用到你心里作用到你身上。比如,看到后心里就有一团活气。比如,看到后心里就呆愣愣的,不知身在何处。
如果讨论起美学和哲学,会讨论美到底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是先验的吗?再扯到心理学,是所谓的集体潜意识吗?还可以扯到生物学,基因层面决定了我们面对一些东西体内会有化学反应,化学反应作用于大脑让我们产生种种...

23 1

刚刚看到一个女生带了一个很别致的耳坠。是一个红色的小绒球。然后身上是黑色的衣服,黑色的头发,耳朵下面是这样一个红色小绒球,就说不出的好看。
于是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最近几天也是常常容易感觉虚无,就是整个人往下陷好像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现在出门看到这个耳坠,就心里生出欢喜。再看,好像所有女生的好都能看出来了。
这个耳坠好像帮我推开一个门。
会觉得,女生的好,女性的好,是很薄薄一层的,能看到就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了。
知道这么说会有漏洞。换个表述吧,女性的好,需要通过一个狭窄的缝隙才能看到。人常常远远地偏离这个缝隙。
再通俗下去,就只能说,要有发现美的眼睛。

美,美是能拯救人的。人如果不知向哪走,可以走向美...

29 2

我今天想到啊,我好像在外面工作这几年,彻底把我身上一些东西给消耗没了。

以前再糟糕,我体内好像也有个骨头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撑着我。我后面也常常会有这样的想法,发生什么都不怕,反正我曾经那么糟糕过,最多我就再回到那种糟糕境地里,又不是没经历过。


经过这几年,我好像那个骨头一样的东西没了。

14 5

我上高二的时候,整个人如同废墟一般。当时学校新建了教学楼,我们这一届搬了过去。新教学楼大概有四层,第四层是空着的。我们也不怎么上四层。

有一次,我因为什么原因,总之有什么事情我上了四楼。看到四楼有两个教室里面有人。是美术生。里面很多画架,石膏。我从四楼下来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女生。

这个女生不说话,走路整个身子稳极了,没有一点晃动,默默走着。

我当时心里呆住了。


在我们学校,或者说,我自己,我自己有个印象。艺术生是家中比较有钱的学生,而家中有钱的学生大多骄纵跋扈,嬉皮笑脸,浪费日子。我在四楼看到这个女生的时候,心里呆住是因为,我当时感觉到了难过。

这个女生是很难过的。比我的废墟还...

13 2

看《攻壳机动队》第一部。里面少佐从最开始怀疑自己不存在,到后面不再去执著自己存不不在,去迎接自己变化。当时看的时候,心里一部分感觉不舒服,一部分感觉舒服。

不舒服的地方在于,我还是有一种少年执念的,感觉人应该是纯粹的,人不应该掺杂质。少佐最后和另一个个体融合在一块了,并且对方还是一个非自然生命体,我会觉得,丧失了纯粹。这个部分让我不舒服。

舒服的地方在于,好像也隐隐照见了我曾体会到过的一些感受,就是,不要执着自我,把自我打开,接纳时时刻刻的变化和变动。我以前花好大力气建立起一个“我”,我固守着这个“我”,我很害怕这个“我”丢掉。在这种固守中,内里的生命力已经渐渐消退了,我最后固守的是一个壳...

15

试着记录一下今天早上想到的。

今天早上一下子想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觉得“看”他人的身体是不礼貌的,特别是女性的。是因为文化养出的“性紧张”。应该有这个词汇吧,如果没有我就造一个。青春里荷尔蒙旺盛,好像处在一个每天被荷尔蒙控制的状态,然后这个文化压抑它,把它形容为洪水猛兽,甚至把它肮脏化可耻化,让青春里的孩子认为不要碰触它,远离它。然后,“看”这件事很容易带有“性”意味,而“性”是“不好”的,所以,就会觉得“看”这件事是不礼貌的。对于我来说,我敢夸赞女孩子的眼睛,敢夸赞女孩子的锁骨,不敢夸赞其他部分。

我想了想,应该对这种东西脱敏。不是看这件事肮脏,是“肮脏化”这种东西让看肮脏。抛弃这种东西,...

18

因为网页版LOFTER需要手机验证,我好几次想写东西,都作罢了。
写下上面那一段话的时候想,是不是我该去验证了,不要那么对抗了。就像跟豆瓣对抗一样,号现在用不了,到现在也没绑定手机号。

当时觉得这个国家不尊重人,这个政府在逐步控制人,渗透进每个人的私人空间里。不绑定手机号就是从自身做起,不向它屈服。

话说,心里要是澄明的时候,看任何人都好看。觉得每个人的脸都生动。女性的胳膊,腿,脖颈,无论是胖瘦,都好看。澄明的时候,跟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一样,跟重新看了这世界一样,哪里都是画。
这个时候,也是感觉自己透气了,真正在和这个世界呼吸。
话说,女性也会看我们男性吧,觉得这个男性好看那个男性好看。这么说...

24 15

今天来高铁站,心里发出一句话,我想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心里清晰出现这句话了,心里就好受多了。

22 3

还是想要反复说这个,我啊,我就是因为童年物质和爱的匮乏,导致我现在看事物还都是非常实用主义。
而真正活得优美,活得快乐,是需要不实用主义啊。

那些小时候最起码得到过一些东西的孩子,最起码他们会从容一些。和这个世界相处也从容松弛一些。

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很紧张,很紧张,总是捉襟见肘。
就比如呀,和人的交往。我愿意给出一些好的东西。可是我好像只会让关系用一种给予东西的方式存在。如果我不能给予对方东西,我就有时好像不知道怎么轻松愉悦的聊天。

也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太过压抑的人,我无法真正说出自己,我好像内心深处默认了,我的想法不会有人关心,我的想法不会被真正理解。因而我不说。因而我就无法真正享受到真...

25 1
1 2 3 4 5 6 7 8 9 10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