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青木瓜之味》

周六看了这部电影。那是两天前,刚和某种东西交锋过,晕乎乎的,又异常清醒。

我是个不怎么发脾气的人。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在高中。

高中和家人吵架,我吼起来,是真的吼。吼完一段话,我嗓子说话就开始痛了,声音也变了,用力太狠,嗓子种了。

但是每次这样子吼完,整个世界在我眼前就清晰了。像突然进了一个凉爽空气无比新鲜的竹林。

说起来我为什么是这样子的性格呢?我也不知道。我小学时候很懦弱,是一个很懦弱的人。

后来我想,是不是我父亲动不动用打来恐吓我,让我胆子小了。清楚记得一二年级,我考试分数低了,虽然仍然是班级里不错的成绩,我爸说,该打了。然后就打。

一年级,刚从幼儿园来到一年级,第一个星期,只上了四天半学。学校老师在周五那个下午让我们下学了。于是第一个星期的周末有两天半。

然后第二周,是上完周五的课才说明天周末。但是,我一直玩到周一上午,周一上午早上起来家人问我是不是该去上学了。

我心想,第一次周末就两天半,周末应该都是两天半吧,所以这次周一上午也应该是周末。

我就说,周末两天半,下午才上学。

然后我父亲还是我母亲啊,去邻居家串门,听说他们家的孩子已经去上学了,当时九点多十点,我爸爸在家,拿起三角带,像我背上腿上抡来。我跳脚着拿着书包躲着三角带出了家门。

三角带,一种农用机械上的连接转动的橡胶制品。


我爸爸人不坏的,可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有这个观念,孩子必须得打才行。我爸在小学里跟我说过我们后村谁谁家的事。说他们家父母偏心大儿子,从没打过大儿子,都是打二儿子。现在二儿子怎么怎么有出息了。棍棒下面出孝子之类。

很朴素的中国育儿观了。

然后就是我高中的绝对反叛了。

像一个青石板压了一棵小草很久,有一天,这个小草爆发了,非要顶破这块石头一样。


所以说很奇怪。我父亲他并没有刻意地培养让我有“自我”,并且还是打压我的自我,没想到此举让我有了非常强烈一点也不妥协的“自我”。高中就想着辍学。然后要做艺术,看不上商业。


也因为这儿吧,每次我跟反对我的东西交锋,我就像深处的那个被隐藏的我出来了,出来到前台跟面前的东西碰面。这样子,我总会感觉到面前的世界焕然一新,像是我才真实地体会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像是我才真实地看到这个世界的存在。

也因为这儿吧,我每次交锋完,我那个小时候的我就回来了,或者说,我又暴露出来了,我本质上身体里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小孩,像那个好不容易从石板下透出头来的小草,很青很嫩很新。


所以我身上是混杂状态的。一方面好像能对这个世界提出成熟的看法,一方面又会好像不知怎么回事,就打回自己小时候的样子。


周末的时候,我看到了手机镜头下面的我。录下来,我看了一遍,发现我表面上看起来是有些蠢的,痴傻。看起来一点也不聪灵。然后眼睛看起来很笨,藏在眼皮下面,转动着,像是寻找什么又找不到。

果然啊,我当时就想,果然啊,我身体的灵魂被放在我心底的一个角落了,或者说挤压存在我身体的一个角落了,它并没有流注我的全身,它并没有像一股活的气在我全身游走。

像是一块石头,玉在里面藏得很深。以至于从外面看,一点也没有玉的气息。


不行啊,我告诉我自己,自己还是要做自己啊,自己还是要成为自己啊。自己不能再藏到一个角落里啦。


说了这么多,好像跟《青木瓜之味》这个电影没什么关系了。

我们现在说说这个电影。


我说我感兴趣的,我会从佛教文化的角度看这个电影。这个电影后半部分就开始出现佛像了,然后电影结尾的画面,也是一个佛像。

我因此一厢情愿的觉得,就算是导演没有意识地去用佛教文化作为自己电影的一部分,那么,他也是在他幼时的生活里,不知不觉浸润了这些,浸润了生活中佛教带来的气息。

整个电影里,总感觉人都不乱。每个人都整洁干净。拉车的人也不乱,脸上的神色就是拉车人的神色。每个人都是其所是。

然后就是女孩阿梅。阿梅在电影里,她来到这个地方,总是带着静静的好奇的眼光打量面前的一草一木。然后微笑。比如看青木瓜砍下后,树枝那里滴下来的白色乳浆。比如劈开青木瓜,她面带惊讶地看青木瓜里面长出的白米粒一样的东西。

她总是微笑。然后被家里的小孩子恶作剧捉弄,也不生气。然后被家里的老妈子呵斥,也不生气,像是不在意,也是微笑。


看到电影后半部分啊,我突然感觉,这就是佛的眼光啊。

佛带着慈爱的眼光触摸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佛不多说话,佛看事情不带着人间的色彩。

特别是电影结尾的镜头是,阿梅坏了孩子,坐在椅子上,微笑着,然后镜头上移,阿梅的背后就是一个佛像。镜头定格在佛像上,电影结束。

我觉得这是在明显不过的说明了,可能在导演心中,阿梅就是佛,她的微笑也是佛那种柔美的微笑,满含笑意的微笑。


里面有这样一段很动人。

阿梅在后院洗布晾布,一个老人来到后院的篱笆那,叫:小姑娘,你过来,我问你一个事情。

阿梅过去了。

老人:我姓唐,你可以叫我唐先生。你叫什么?

阿梅:我叫阿梅。

唐先生:阿梅,姥姥最近好吗?

阿梅:好。

唐先生:那就好那就好。

唐先生就步伐愉悦地迈步回去了。


后来唐先生又过来,叫来阿梅。

唐先生递给阿梅一个苹果:我给你买的。姥姥还好吗?

阿梅:好。

唐先生:她丈夫死去三年,我想跟她结婚,她不愿意,就一直待在这个楼上,到现在都没有下来过。好阿梅,你一定能让姥姥下来走走的,让我看一眼。

阿梅:唐先生,你想见姥姥,你自己上去不就可以了吗?

唐先生:这怎么行。


后来,唐先生还是顺着楼梯一步一步上去了。阿梅在他身后推他。

唐先生随着楼梯一步步升高,终于看到了姥姥的背影。


还有一个场景也很打动人。阿梅年纪大了,女主人把她叫到面前,给她拿出来一身好看的衣服,然后拿出金向量和金手镯,说:如果我女儿还在的话,这些东西就是给她的。

女主人说:阿梅,我现在才知道,你在,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安慰。


然后就是想说说里面的摄影啦。

有比较多的阿梅洗脸洗澡的镜头。水从阿梅的脸上,脖子上流下。女性的躯体,一下子就彰显出来了。

躯体很多时候是被我们忽视的东西。或者说,身体。这部电影里拍出来了。


还有就是各种绿色植物,各种水。


还有就是,里面也有残忍的东西。家里二儿子用蜡烛滴蚂蚁,最后按死蚂蚁。家里小儿子用各种蜥蜴之类的爬行动物吓阿梅,还在阿梅做家务的时候,踢阿梅的水,弄脏阿梅洗好的东西。女主人的丈夫四次带着家里所有钱出去,花干花净才回来,女主人的妈妈却这样指责她:都是你不会让你丈夫开心,你要是会让你丈夫开心,他还会出去找别的女人吗?然后女主人的丈夫死了,女主人成了那个每日坐在阁楼上念经的人,像守寡和忏悔。

其实我总觉得,导演就算没有想清楚这一切怎么回事,他也拍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女人主的妈妈,也就是电影里的姥姥,她一直在阁楼上念经,就是为了年轻时候就死去的丈夫守寡。

就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老人,家里的空气就沉闷了。这样子,女主人的丈夫就想着出去,每天坐在床上只能弹琴的他,当然是人生无趣。

说到底,是道德。道德这个东西祸害人。道德这个东西弥漫了整个家,害了整个家。

所以,后来女主人会说:阿梅,你在对我是个很大的安慰。

女主人其实也忍受不了这种生活。这种生活没有出口。


大概说这么些吧。其他的以后想到再说吧。


34 5
评论(5)
热度(3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