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关于自由与不自由,想起几件事。


前些日子看老式漫画《封闭式车库》,作者墨比斯说他当时看了美国那些漫画,感觉在空中飞是很自由的一件事,孩子时期的愿望。然后他在漫画里画了人物在城市建筑上空飞的画面。


今天重看漫画《七龙珠》,看到孙悟空拿出如意棒,喊:伸长。如意棒就伸长打坏人。就想起小时候我和我的伙伴们谈起如意金箍棒,都想有一个。现在知道为什么都想有一个了,因为,这个东西,是孩子们的自由愿望。想伸多长就多长,想缩多小就缩多小。


想起以前我感觉到的,想象力的本质是自由。如今又重新想起这句话了。

说到这,我感觉“培养想象力”这句话是一个悖论。想象力不是人动它它才存在才有的,想象力是人不动它,它才存在才有的。

神奇吧。



说说不自由。

今天想起这样一个事。

自己的恐惧和愤怒。我感觉我记忆深处残存了这样一些感受,感觉到自己是无能为力的,感觉到面前是一堵冷酷无情的墙,自己越不过,自己也融化不了,自己只能在这面墙面前撞上去,撞伤,撞骨折,撞粉身碎骨,然后停下,墙还在。

想起卡夫卡写《城堡》。写一个人一直进不去一个城堡。

就是这样一种感受,有时候化为一种恐惧攥住了我,比如在和人交流的时候,特别是希望自己的想法能让对方接受,特别是希望对方改变他的想法的时候。

实际一点说,比如和房东商量关于电费的事。

我发出去短信后,就心里开始空洞,这是恐惧带来的空洞。你无法制止这种空洞的感觉。



我没敢仔细想,没敢仔细想在我活到现在这些年里,我到底遇到过多少不可沟通的怪物。比如,国家机器。(只要你想自由地活,你就总有一天会碰到这个东西)比如,长辈意志。比如,一个你无法理解无法沟通的怀揣着恶意的陌生人。比如,公司。(这个,这个我逃过。后来我想,我要战胜一些东西,坚持过。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这种坚持里失去了更多。说起水滴石穿,说起鸡蛋总会撞裂石头,这些话其实很残忍的,多少水滴多少鸡蛋的破碎啊,血肉的破碎啊,就这样形容成了一种浪漫。成为了一种颂扬的精神。)

我知道,我折过好多次。

碰触到以后,自己总是以自己低一下头,弯一下腰收尾。表面上看起来我没有什么,其实我知道,我在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我已经残废了。

我想扒开缝隙把自己伸展出去,聪明又可悲地寻找这样可以渗过去的缝隙。




29 4
评论(4)
热度(29)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