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如果人要是被迫用自己所有注意力来养自己,来托着自己,那么这个人根本无法去体会面前的事物,无法体会面前的情感。

一来是真的没有精力了,如果分出精力的话,整个人就暗地开始断了营养开始枯萎。二来,自己托着自己,太薄了,人要是这么薄,基本经受不住任何情感对这样自己的冲刷。

悲伤,痛苦,绝望,恐惧,这其中任何一种情感,要是作用在一个薄的人身上,这个人一旦经受不住,整个“自己”就彻底垮了,彻底“塌”了。

人很脆弱的。人经受不住很多东西的。


而人之所以又是坚韧的,是因为,人可以不单独是一个孤立的人,人可以在自己心里养出厚度。

这个厚度小时候是一个爱自己的长辈,这个长辈一定程度上住到我们内心,他们把我们内心的空间扩大了一些。

我想到我很小很小时候的事,小到那估计是我最开始记事时候的事。

我记得我从外面回家,如果看到家里没人,我就会一个人一步一步地走向我奶奶家。在我长大后,大人们是笑着形容,形容我是“chumochumo”走向奶奶家。chumo,是我们那里的方言。啊,方言真是有温度,最小时候我一听这个方言,我就能想到我是怎样一个小人儿一步一步不着急脑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想地走路。


你说啊,我当时那么小,几岁才,为什么不会怕?

因为我知道我有奶奶。


还有一次,和妈妈发生争吵,其实不是争吵,是我妈妈不了解事实,我就一个劲儿说事实。我妈就说我犟,不承认。我妈妈就把我赶出来了。

然后当时外面下雨,我站在屋外,可能喊了我爸妈一声,让他们开门,也可能没喊,我后来去找我奶奶了。

那时我都上小学了。


还有一次,我去隔壁村庄我姨奶奶家吃过饭。那是一年级吧,总之呢,跟着我姨奶奶家的孙子孙女,一块在她的小屋里吃饭。姨奶奶煮的南瓜粥,我们几个小孩比谁的南瓜粥颜色更南瓜色。我啊还是谁啊,开始把南瓜粥里的南瓜捣碎。我们就这样比着争着,喝着粥。我姨奶奶在一旁看我们说话,看我们喝着热乎乎的粥,微笑。

那个微笑真让小时候的我安心。温和温暖。


后来有一次,家人生气把我赶出来,我当时发愿,我要走了,让你们后悔。然后我想,我去哪里呢。后来,我在村头想到了我姨奶奶。我想去她那里。可是我又知道,她毕竟跟我们住的有一些远,然后我跟她的儿子们,我喊伯伯的,没有那么近。我就感觉去哪里可能不行。

我最后好像还是回去了。也好像是被我爸爸找回去了。


我就想到啊,我就会因为那样一个笑容,感受到的那样子的温暖,就在离家出走的时候,想到去她那里。


反正吧,内心的厚度,应该可以说心里住着一个人吧。稍长大一点,就该是朋友了。

他们都像是一个人内心后面的退路。



可是啊,要是一个人没有这些退路,人会很痛苦的。


退路不一定要是人啦,音乐,任何一种艺术门类,大自然,等等,都可以是的。

32 8
评论(8)
热度(32)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