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摆脸色

题目就是一个让人难受的题目。


我是很害怕人的脸色的。

现在可能好一点了。之前,如果看到面前的人不好看的脸色,我会整个像被抽走,又像被劈头压下。看到人的脸色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彻底痛快地开心了,看到面前好玩的事,勉强跟着笑笑,也是有些心跟不上去。

为什么要说这个呢?

是因为今天下午。今天下午我本来很饱满,正在看书,然后之前我写过那个负责总项目的人过来,喊我去会议室,帮忙。上午他跟我说过这个事,说的时候还客气,我答应了,说上午我忙完手里的东西。下午我正在看书,他突然喊我称呼,但是语气里有那种安排的语气。我抬头看他,心里不开心。他好像感觉到了,他立即用那种和我会心的语气补上“会议室”。我没有会心一笑。

我去会议室了。

我去会议室路上我就问自己,我怎么就生气了呢。后来我才一下子反映过来,是他的态度让人不舒服。一种强迫,命令的感觉,感觉他在行使“权力”。这种行使“权力”的感觉特别明显,像他手里握了一把剑,忍不住想试试亮出来。

有点开心,我的感受活过来了。我感受到不舒服,我的感受会自行指引我身体做出不舒服的反应。想起之前啊,我要是感觉到不舒服,我会不说话,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在事后,心里才慢慢明白当时自己不舒服。


话说啊,我也是一个有点随遇而安得过且过的人。在会议室帮忙剪纸,坐下来不要一秒,自己就开心了。想,这种一丝不苟坐着做手头的事,很能让人心进入沉静的状态啊,再说又可以边做东西边深远地想一些事,神游一会儿,很愉快啊。

我就立马忘了自己是被“命令”着过来的。


然后就是做到半下午。另一位同事过来了,在旁边客串帮一下忙,然后跟我聊天。我跟他说话。他是那种有点心大的人。这种心大是说,别人要是开他带点恶意的玩笑,他也会笑;但是他也会这样带点恶意开别人玩笑。

聊天聊着聊着,他便开始语言些微地冒犯我。(想到我是这样一个敏感的人,甚至都有些小心眼的人,跟我在一块待,如果想照顾我情绪的话,应该很累吧。但是也不能说是我小心眼吧,就是,我就是会感觉不舒服。可能还是身边的人不懂得相互尊重以及边界感吧。)我不知道怎么回。然后就这样,吃了他很多半开玩笑的奚落。

中间一小会儿无话,无话的过程里我意识到自己被欺负了。然后他为我有没有发票,他想用。

我就说:有也不给你。

(啊,当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的斗气水平还是小孩时代。自己还是和生活千篇一律了啊,在这种事情上。)


再然后就是临下班了。我出会议室一趟,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同事站在我刚才做过的位置在查看桌子上的剪纸成果。我过去放东西,她可能感觉到是我过去了。

她沉着脸。摆着脸色。

其实我当时就心情糟糕了。可是是等我下班好一会儿,我才回想起来,八成是因为这个脸色我心情糟了。


但是我下午本来是心情饱满的啊,怎么会就因为一个脸色就糟糕呢?当时饱满的心情是完全可以扛住一个脸色的啊。又仔细想了想,是我开始恐惧了。

本来我就做好辞职的心理准备了。主要是这几天发生的事,让我彻底认识到,我跟这个公司格格不入的。我原想着我不能再逃避了,我应该试着影响面前环境。可就在前几天,一个会议上,他们的发言,让我觉得,啊,他们走的路和我走的路真的是不同。

我当时还觉得,他们步子都迈得虚。一种表面上的样子。

我当时正在看什么书啊,还是因为什么啊,我知道他们在会议上看法和我不同时,他们否认我时,我当时还很开心。这种开心来源于,我感觉到他们发言时候,脑子里是空的,心里是空的,没有根。他们只是在模仿一种表面进行发言。

我当时感觉到了这个以后,我就很开心。好像是因为这个吧,我就一下子觉得,我走的路是对的,是彻底对的。当然,也应该和我当时看的书有关系吧。当时在看一本建筑方面的书。看到书里写的东西自己以前或多或少感受到过,那种心心相照的感觉,让我踏实。


然后后来又去一个大型比赛做观众。我们总经理是这个大赛的参赛人员,和来自其他地方的人进行所谓创业演讲比拼。我在这个大会上,真的看到了聪明人。当然,也看到了我们总经理露马脚,她并不是扎扎实实踏踏实实地懂这个行业,也不是扎扎实实地懂怎么管理一个公司。她只是在比葫芦画瓢。她并不深刻懂得这个行业怎么回事,运营公司怎么回事。

总之吧,让我更明白我自己了,让我更看到我自己了。对了,说到这个,我就觉得,是之前在会议上,被他们否定的时候,我当时之所以开心和镇静,是因为我当时看清楚我了。好像真是这么回事,有时候你的对立面让你更能看清楚自己。


这个大赛过后,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人也是很镇定地观察面前的生活,观察面前的领导,这让我觉得,我不是单独的一个人。让我觉得,我这条路啊,很多人在走。


然后就这样,过了几天,到了今天。

今天先是发生了那个人带有命令感觉地胁迫我做事情,然后,对,我听到会议室隔壁总经理说话的声音。总经理在跟人打电话,带有她一贯的语气。她柔下来的时候,和声和气,然后转眼就会语气就会急躁起来。

我当时听她打电话,动不动就急躁,语气难听,我居然啊,居然觉得有种熟悉亲切感。

然后就好像不知不觉开始怀疑我自己了。就是,好像认同了她,我就消失了。


这个总经理是一个非常会控制同化人的人。现在啊,我们公司,好几个人跟她的语气神态近似了。真的。开会的时候,有人说否定的话,你说,否定就否定吧,你就认真说说你的道理,就非得好像语气里带有鄙视带有踩你的色彩。这个人否定的语气和神态,跟这个总经理啊,如出一辙。


然后呢,之前我写到今天下午对我摆脸色的那个女同事,这个女同事在我刚进这家公司的时候,是一个很会开心的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摆脸色了。轻快的神色少见了。


说真的,我真的感觉,一个公司如果有这样一个压抑否定不尊重别人为常的老板,整个公司会死气沉沉。我今年毕业季,看到新进我们公司的毕业生,比较之下,我们公司员工的整体的气息,是死的,是旧的。没有新鲜的,活力的部分了。在枯萎。



人不能在一个扭曲的环境里待久啊,待久的话,你就会有爱上这个环境的可能。这种爱上,会回不了头。我今天下午又开始恐惧辞职,恐惧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会不会被承认,恐惧自己辞职以后会不会有其他公司录用我。我的恐惧其实来源于我想去认同我面前的环境。我认同面前的环境,其实就是在认同自我之外的东西,我把自我晾在那里了。

就像前几天我说的,我不再用我的注意力来养着“我”了,“我”就会塌下来。


不行。写这些心里的虚还是在。


先不说这个。说说我对摆脸色的理解。

我刚才突然意识到,摆脸色的人,不只是在输出自己心里的怨气和怒气,也不只是会用来作为一种控制他人的方式,摆脸色,有时候是害怕面对自己的没底,面对自己的输。

一个人没底了,不敢从内心深处确定自己的行为是对的,不敢很坦然地面对自己所言所行,这个人一旦遭到别人的不认同,这个人就会摆脸色。

因为这个人就不知道怎么面对了。而摆脸色,自己就有了一种姿态,自己表面上还留有一种“硬”。这样就可以不用暴露出自己没底自己要输的事实。


摆脸色很难看的。比怒气的脸都难看。一点都不美。


希望大家都能多笑笑。




14
评论
热度(1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