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再稳一点儿再稳一点儿

今天感觉到什么了呢?

感觉到自己是会向外输出我的“意见”,感觉到我好像是借着自己的“意见”实现出来,或者说,借着自己对现实的影响,来证明自己存在的。

我会很执拗。很执拗地希望别人接受我的建议和想法。


如果对方是一个很弱嫩的人,我会感觉我说话什么的,像是一个粗糙莽撞的野兽。不知道这个比喻准确不准确。

武侠电影里会有种武功叫铁砂掌。我感觉我就像那个在砂子里磨出来的手掌,很硬,稍微动动就能给别人造成挫伤,也丧失了平缓细微的知觉。

就很容易想到,过去我是抵抗着什么长大的,就像一棵花为了对抗暴风雨它首先会注重长的地方是枝干,会冷落了叶子的生长,更会冷落花朵的生长,甚至会放弃花的生长。我长大了,丧失了花香,留有一身粗糙的枝干。

或者换个角度看,我是抵抗着什么长大的,我为了习惯这种抵抗,我在自己体内给自己加压,自己体内肌肉紧绷着。我会各种要求自己,并以此成为习惯。然后我就也会不知不觉中,把这种自我要求输出去,展现给身边的人,展现给眼前的人,也这样要求他们。这个过程是不自觉地发生的,发生的时候我根本意识不到,如果别人问我,你为什么这样要求。我会诧异,啊?这不很正常吗?


今天感觉到了,我是能安抚自己的。

我也不用对立,不用跟面前的任何人任何事物对立。我只需要知道“事实”就可以了。就像,我知道我是水,而面前的是火,我就算知道这些,我也可以不对立。是这样就是这样吧。如果我能熄灭一些面前的火,或者不能熄灭面前的火,我也不用有任何情绪起伏。


现实一点说,我感觉我不会那么容易跟面前的人吵起来了。比如在公司,容易跟大家在工作上对立,讨论起工作的时候,我一直不发言(现在想想,我的不发言里,包含着对他们的“看不上”),他们问我的意见,我上来第一句就是“我的意见跟你们都不一样”。

我天呐。

我可真擅长一句话挑起一个群体的敌意。


我一直不发言,心里可能就是看不上他们的思考方式,看不上他们的视野。我的不发言里,一定包含着对立。包括后来,明明他们说错了,我也不去辩解。这种不去辩解,里面不包含平息事端,里面其实还是含着我想和他们对立。

一个人要是和面前的事物对立,就算这个人不说话,这个人的对立态度也能渗透出来。

我就算为了展现我的存在,我就算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我也不用非得靠对立啊。我看到我自己的存在,这可以不需要任何对立。


当我能安稳地时时刻刻感觉到自己,看到自己以一种形态存在的这个事实,就能看到面前的人和事物他们存在的这个事实。我就不会慌,不会急,不会急着对立和说服对方。

如果到那个时候,我表达的意见,他们不认同,故意来反对我。在我心里,这也不是对立。这只是一种情况。


(最近还真的感觉到自己能试着看到“个体”了。以前我对他人的理解,都是对自己的理解,都是对自己理解的一个延伸。但最近,我开始能跳出自己,去不带自己经验地去感受其他“个体”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也带点兴奋。你会感觉,每个生命都是那么有意思,那么灿烂,他们出现在这个世界上,面对的情况同或不同,用他们各自的特质,展现出相应的轨迹。感受到这个的时候,发自内心地热爱这个世界,当时。


16
评论
热度(16)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