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人类是可爱的

先说结论,人类是可爱的。不可爱不是人类的本质。虽然不可爱好像是此地大多数人的常态。但不可爱不是人类的本质。

为什么我敢笃定这一点,因为,人类要不是这样,怎么会一代一代这样子活下去啊。


主要是去逛文博会了。杭州文博会。

先去了A馆。A馆一楼是乱七八糟的当代设计。比如一个杭州展位,好像打着传统静雅文化布置了一个茶室。一点都不喜欢,现在回想起来,家具样式好像还是日本的。日式茶案。然后四个角落有那种日本庭院里在碎石子平面上画出的水纹。很不喜欢。没有那个劲儿,还非要那这些元素来堆。然后是二楼。二楼啊,感觉也不对。虽然是各省各地传统物品,但是感觉不对。总体上像个冒牌货市场。有个台湾展台的姑娘,我经过时,对我点头微笑。我回之以点头微笑。姑娘看起来怯怯的。

总之,看过A馆,比较失望。


然后到B馆。一楼,一楼是时下各种文化企业他们出的周边产品展示台。逛了一圈。心里暗想,在中国做个设计师太容易出头了吧。真的,但凡一个设计师,真心实意地去做设计,做下去,肯定能有一天从这些假的设计产品里突围出去。这些假的,没有一点人味儿的设计,像纸糊的老虎,借着现在这个市场乱象,还能活一会儿。但很容易,他们就会销声匿迹。


然后B馆二楼。B馆二楼叫做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布置比较简陋。我当时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了。感觉,这种传统文化的博览会,也就是弄些用文艺的眼光打量起来比较“艺术”的东西放在这儿,让大家看看。

事实是我想错了。

每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主办方都请了相应的老手艺人或者传承人坐在展位前。我是先看到了一个叫张小泉的剪刀展位。展位前是一位老先生。拿着剪刀介绍,说,好的剪刀刃都是藏在里面的,所以好的剪刀能用一辈子。说,这些剪刀都是手工打的刃。

我拿起剪刀试着剪了剪布。很感动。

剪刀的刃在布上切下去,剪刀传到手心里的感觉,特别像我小时候在家,拿起奶奶他们的剪刀剪布的感觉。声音也好听,好像能听到一根一根线清脆断掉的声音。

总之,像是真真感觉过去的一些东西,穿过岁月,丝毫不改地传到当下了。剪刀,携带着关于过去的一些味道,一些空间,来到当下了。

其实,要不是在之前的展馆看了那些假乎乎的东西,我可能用起这把剪刀的时候,也不会那么感动。


然后后来看到了一个木偶戏。这个文化的传承人,在台上操纵着木偶人,木偶人的一举一动,富有韵味。这也是个铺垫。在稍后,我看到嵊州越剧表演,心里一下子透气了:戏,戏这个东西和生活是截然不同的。

在我面前表演的演员,距我不过几米,但是,我和他,好像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他所处世界的密度,构成,质地,和我所处的世界不同。他的世界,每一个小动作,都是情绪。面容身姿皮肤之下,含着的都是情绪。这些情绪,还都是一节节一寸寸地能从观众心头碾过的情绪。


看木偶戏时,看介绍,说是当地一种剧种,主要是以前人吃茶时候看的。所以就会想到,过去的人,他们是能想办法活的有滋味的。


接着看到了一个做麻编的老师傅。问他,他就指着身边的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说,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开始学这个,到现在做了五十多年了。老师傅手里拿着一个特别的穿针,在麻片里灵活地穿进去穿出来。一针一针。

还有一个锡匠老师父。一锤一锤在锡片上打。锤落下去一下,锡片上就有了一个点。然后一锤一锤,这些点连起来,做出的物件上面就有一个小坑一个小坑连接起来的花纹。

对了,之前张小泉剪刀前面的老先生指着展台上的剪刀说,这些都是我自己设计的,做一个匠人自己设计这都得会。老先生言语里有些自豪。


然后还有一个织布的老先生。这位老先生不说话。不像其他几位,会笑眯呼地跟围观的观众说话。这位老先生一言不发。像自顾自地坐着自己的活。自己纺线,自己拉织布机织布。

我特别喜欢这些。看着看着,自己心里好像就会有着落了。这些老师傅们,不急不躁,一点一点坐着手里的活儿。他们的世界,很健康。


然后还遇到了一位剪纸老师傅。剪出来的小老虎很有虎气。好像是浙江本地的剪纸师傅。看了他的展位上,还有大件的剪纸作品。就是类似屏风上的画一样,剪了竹子和燕子,花和蝴蝶这些。线条有点粗。但是我会感受到,这就是从生活里,实打实的生活里,人们亲手做出的东西。

同样是剪纸,另一个宁夏回族剪纸,就线条纤秀了。坐在展位前的是一位回族女人,头上裹着绿袍。纹了眉毛,画了简单的妆。特别好。人能把自身自由舒展出来,就特别好。


再后面,看到了一位綦江版画展位前的女人。版画的题目有《情歌》,《新婚》,这些。还有《吃火锅》《耕地》这些。其中我特别喜欢《情歌》这幅。一对快乐的男女,在绿色的树木包围中,跳着舞,拉着琴,吹着笛子,眼神偏向别处,不敢看向对方,但是身子又向一块靠。又特别喜欢画里的眼神,眼神里有着欢快的东西。然后脸上还抹了两朵绯红。

另一幅就是《新婚》,里面的人物画得不像《情歌》里那么写实。人物是由小色块拼出来的。然后,画里男性女性的脸上,一团红特别明显。哎呀,新婚洞房啦,两个新人不好意思啦,害羞啦,要去做一些很害羞的事啦。

回想起来,就想到这幅画里人物画得不写实的好处了:这种不写实,恰好带出了两个人扭捏不好意思的状态。啊,不敢让你们好好看呢。

还有《吃火锅》这些。很喜欢。真是一流的版画。

和她说话,她说,自己是这个版画的唯一继承人。说自己是美术协会的。说自己去法国参加文化交流。说这些画都是自己画的。别人来买画,要用支付宝,她说:怎么用呢。她就把手机让别人看,让别人点开支付软件,找支付通道。

她说起去法国啊这些,就感觉像一个小姑娘,在数着自己去哪里玩过。就让人感觉,她就是重庆那边的一个普通人家出来的人。


我在展位前站了好一会儿。会有人经过展位的时候,来看画。

她看着这些画,就笑,说:“一点乐趣”。

”乐”读作“落”。一点“落”趣。



还有一个西藏唐卡展位就比较惨了。展位的桌子上空空的,就是挂了两幅唐卡。然后还有四幅,是挂在展位几米之外的墙上。没有人来看。

我经过了,走过去,看到墙上有,才又折回去。

凑近看了看线条。也是大致匆匆看了一下。

我一回头,看到展位上坐着的那个人正在看着我。他眼神好像有点期待,好像在说:啊,有人注意了。

但是很遗憾。我也只是匆匆看了看。


还有一个场地是,以前那种大称。大称下面是一个秋千一样的座位,人坐上去,然后一个老师傅拨动秤砣,就把人的体重给称出来了。

围了一圈人。气氛融融。


好多好多。


还有一个分展厅是展出一些所谓工艺品大师捐赠的工艺品。入口处介绍这些大师,每个都是有个非常高级的头衔,什么什么美术协会副会长之类的。

其中也有一两件我特别喜欢的,比如一个用石头雕的花和草。花瓣看起来是软的,好像手指一碰,花瓣就软下去。雕出的草,很挺拔,像正在向上拔尖生长。很出神入化。

但是这个分展厅整体上我不太喜欢。其中还有一位雕刻了一尊毛主席像。不喜欢。



看到各地民间手艺或工艺,看到在做这些东西的人,就感觉,人类真的是可爱的。就是当下,因为政治啊经济啊一些原因,这些“可爱”被冲得零散了。想到这个,就也会难过。


35 2
评论(2)
热度(35)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