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在世上

我在升入初中的时候,我想,到了新地方,遇到了新的人,我要重新来,和他们隔开距离。
小学的学校生活,有我太多不好的记忆了。我就那样一个人过来了。

今天想到,我好像从很小很小就默认了一个东西,或者说习惯了一个东西,我不能对这个世界说我心里的东西的,这个世界不能理解。
那是一年级,冬天了,天气冷,我要上学,我妈把衣柜里放着的一件掉了浆的旧皮衣拿出来让我穿。
那个颜色,已经掉浆的皮质,让我很不想穿在身上。那时我好像有了美丑这个观念,有了丢人不丢人这个观念。
然后我不愿意穿。
我妈,以及家里的一个爷爷,都说,你是小孩,这有什么不能穿的。

最终我穿上了。
然后期末的时候,学校联欢会要每个班出节目,我们班同学说我擅长讲颠倒话。就是把一句话反着说为好玩。比如早上饭吃了我。然后老师让我上台试讲。我讲了几句,讲的时候,没有了在下面私底下说的那么自然自由。现在想想,这个感觉后来在我生活里一直重复。
老师听了说,还不错,就是这个衣服……

初中时候,我选择跟众人保持距离,这么说来也是自然而然的了。

然后我这样过了初中。当然,肯定没办法抱着逃避的态度跟一个群体保持井水不犯河水。我是个有些奇怪的人,好像总是一副退让退缩的姿态,好像总是一副好欺负的姿态,别人总会慢慢欺负到我。可是,对方一旦明打明欺负,就是要打,就算面前是几个人我也不怕,就打。因为小学时候在课本上背了这几句话“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就是我内里有个骨头。本来他们看我好欺负,欺负一下我顺从一下就够了,没想到我内里是这样的。于是总是能跟人打起来。
也发现一个东西,真正欺负我的人,心里都很懦弱的。真正那种厉害的混混,不欺负我的。欺负我的人是他们心里畏惧一些东西,所以他们觉得我就是跟他们一样,被打了就会乖乖挨打,所以这样挤兑我。
其中有一个孩子,后来初中毕业之后加我社交软件的好友,我没有理会。

所以要说起那种真正的大流氓,我认为他们是好人。那种欺软怕硬的人,心里其实坏极了。

我想说什么呢,就是呀,我这样过了初中,然后到高中,有一个女生有几个月我们特别要好,一个窗户亮了。

然后后来我内心因为极度不自信而逃避,跟这个女生关系淡去。
再后来,一个孤独的境地里,给女生写情书。

这样子又过了几年。
直到有一年,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下子我就懂了这个人。呀,跟我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活过来的呀,并生出了很美的东西。

像吃芥末,一下子鼻腔通了一样。

32 2
评论(2)
热度(32)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