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我不是一个沉静的人。我见过沉静的人才知道。我以前看到那种在群体里招摇的人,我心里很知道这种行为的本质,我不认同这种行为。那么表面地彰显,那么表面地寻求关注。

我发现我也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
我要不就是整个人很消沉,没一点活力,要不我就是整个人很振奋。我从来没有中间态,那种自然的安稳的存在状态。
再换句话说,我要不破罐破摔,要不就非得让自己很好才行。

这种东西有时候是好的。它让我追求创造,在创造的感觉力,我获得了一种我不可磨灭不可否认的存在。
但它另一些时候又不好。它让我去追求我要比别人好。甚至有些时候,它让我必须确认自己比别人好才行。当我发现我好不过别人的时候,它会让我去把别人看出破败来:你也有那些糟糕的。

接纳自己的存在,对我来说我内心深处做不到。我好像从来没有获得过饱满的对我存在的肯定。所以我的存在永远是瘪小的,残破的,露风的。
我总是得狐假虎威,总是得创造一种我非常厉害的幻象来安稳心里那个东西。
我总是得跳得很高,折腾出这种虚假的生命之火。

(今天去看电影了。好莱坞影片。出来时候,我因为觉得自己能洞穿这样的电影,洞穿导演的想法导演的技巧而洋洋得意,自我感觉良好极了。然后进电梯时候,身后跟着进来一个女生。女生一身黑色的衣服。宽松的皮夹克。宽松的裤子。白色的最传统最经典的回力鞋。身边有一对夫妇讨论下几层。她进来,不说话。我只按了我要去的。她听到夫妇说的,她很近,就按了夫妇去的楼层。夫妇说谢谢。她什么也没说。我出影院,看到她也出了。然后看到她拿出耳塞,戴上。在街边的路灯下慢慢走,像沉浸自己世界里。)

35 5
评论(5)
热度(35)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