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我内心的活力,不能自然来到现实中。我的活力被什么东西压着,和现实阻隔着。好像是现实社会的道德,或者其他什么规范,又好像是自己过去的恐惧记忆给自己设置禁区,也可能是我对自身的贬损戕害。总之,它不能流畅流淌出来。

但它不甘死去,不断像火山岩浆一样冲冲撞厚厚岩石层。偶尔,它冲出来了。
大多时候,它没有。
我感觉它非常疲劳了。

近些日子,一个现象越发严重了。我的眼睛,好像左眼能望远,不是一般的能,甚至让我觉得它远视;而右眼,看不清远处了,好像我的目光就是在一个很近的范围内停住了,向前跑不动了,但感觉不是近视。我觉得它是我精神世界的一个表征,或者更大胆说,它是我精神世界造成的。

我的精神世界,它一半活力,开放,锐利,也就是我的左眼;精神的另一半是呆板,守旧,丧失兴趣,麻木,它是我的右眼。

这不是孤立个案。
近些日子我又偶然间感受到自己另一个事。我的鞋子,总是左脚左鞋跟和右脚右鞋跟磨损地更快,换句话说,我有点外八字。就是一个偶然间我感受到,我对面前的人和事,对面前的状况,总是想逃离的,总是被迫的。在这些场景里,我又不能真的向后退,于是我身子悄悄向后倾,重心向后移了。

稍微一想,电影里就有类似的例子。比如李安的《饮食男女》。里面的老厨师寡居几十年,养大了三个女儿,但却感觉自己一辈子活得很没意思,想跟一个女人再结婚又害怕子女反对而说不出口。他精神世界上是这样,表现在他身体上,他舌头尝不出味道,他没了味觉。
电影结尾,经过一系列事情以后,他的生活好像又打开又向前推进了,他吃着饭,吃着吃着,突然说,我又尝出味道了,我舌头好了。

说点极度个人的。我的活力,或者说,我内心最原本的愿望压久了,它发生了一些变化。安抚它不是简单地满足它就可以安抚的,它需要一种奇怪的方式。就比如,对于我,我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对方向我示好我会好像当做不存在一样拒绝。好像这样会让我感觉更好一些,比回应对方要更好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恐惧回应还是怎样。总之,好像有点是,我拒绝这个行为更能触碰到我那颗渴望被喜欢的心。其实也不是拒绝,更像是一种逃避。每次这样之后,事后会很后悔。

我现在在湖边坐着。柳条摇摆。

15 3
评论(3)
热度(15)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