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我很早就对这个世界皱眉

我看我初中时的照片,眉头就开始皱着了,那是拍的学生照啊,我就坐在相机前面,拍出来,我的一个女同学说看起来我好严肃像个老师。那是个很爱笑的姑娘,也很爱脸红。个子很高,初一初二时她留着垂到腰部的长发。后来剪短了,剪成那种齐肩发。

我也想起那时有个同学,叫宋晨阳。我们做前后桌,他给我讲一些陈佩斯谁的小品,我哈哈笑。后来他走了,好像是觉得我们那个学校寝室太欺负人了。他给我讲他在寝室的事。我们自习课他扭头跟我趴在一个课桌上写作业。后来他回家了。再回来是和家人一块过来的。我们正在上课,班主任带着一个大人进来,给正在讲课的老师说“宋晨阳要走了,家人来收拾下课本。”我知道,他是不想面对在这个班里的他们寝室的人。家人收拾着东西,我在想,宋晨阳会不会在楼下等我下课来和我告别。

后来他没有。

还有一个同学,他初一就回家了。他叫杜晨阳。他们两个名字很像,刚上初中时老师和大家知道他们两个名字这么像后,就“诶”像是发现了什么非常惊奇的东西。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围着数学老师讨论题,真的,因为都是新生,大多数人就都围着老师了。杜晨阳在人群里,说着自己意见。我就好像从他的脸上看到他脑子里的那些飞扬的思索。我当时就觉得,他和身边的人不一样,他和身边的充数的人不一样。有一次我们偶然说起话,他说他喜欢看《汤姆索亚历险记》,他说他特别喜欢汤姆离家出走那一段。真是个孩子,他的脑子里真是个孩子。后来听一个女生,和他同村的一个女生讲,他家妈妈走了,爸爸带着他一个人,他爸爸经常喝酒,喝醉了打他。没有上够一学期,他就走了,后来听说去打工了。上高中时,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里,我就想起了他,然后我相当后悔我当时没有和他成为朋友。我为他写了一篇回忆的文章,密密麻麻写了好几大页纸。

 

我想说,我很早就对这个世界皱眉了。中间好几年过去了,我现在时常觉得不爽,但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不爽了。偶尔我会想起我小学初中的一些感受,我就明白了我现在的不爽其实和那个时候一样,只是现在我活的越来越迷了,不知道我的不爽感受从何而来了。那就是,这个世界太多不正常不令人满意并且无法沟通的东西了。

你和人群沟通不了,你真的和人群沟通不了。所以啊,有几个对味的,能让你肆意表达并且理解你的肆意表达的朋友是多么重要。要不,人真的活不下去。

——本来就准备随意写点回忆。没想到写到后来又堕落到庸俗地写道理和结论了,这真不好。


7 2
评论(2)
热度(7)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