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抒情以及其它

不喜欢一个歌手。当时听他的一首音乐的时候,钢琴声饱满感人,小提琴缓慢低沉,觉得像是在表达一种回忆。后来看到歌者的名字,发觉这个歌者其它带歌词的音乐我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的。心想,自己太表面了,他一用上古典音乐的乐器,我就觉得音乐味道不俗了。

也宽慰自己,自己只是当时心中有杂物,所以一下子听不出来了。


昨天听了一些音乐,突然明白他那首有钢琴和小提琴的音乐是怎么回事了——他在塑造一种他觉得很低沉很刻骨很无力的情绪,并且他要求听者一块跟他认同他这种自恋捣腾出来的情感。

而好的表达者最基本的一点就是,真诚直接啊,就是在表达自己,把自己掏出来,其它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参杂。


前两天看到lofter里的一个摄影作品,画面是一个骑着永久牌那种大横梁老式自行车的工人,画面只展现了那个老工人在骑车过程的下半身,看不到面容和情绪,远处背景是模糊的工厂模样的东西。下面陪的字还是画面中打上的字啊是这样——就这样几十年,直到大厦轰然倒塌。

不喜欢。

配上的文字我恰巧知道,石家庄万年青年旅馆乐队的一首歌歌词里面的一句。歌词大致在说一成不变的庸俗生活把我们每个人都耗尽了。歌词在擦边思索人生意义,如果说思索人生意义这个说法比较俗,那么他们就是在反观反思我们很多人的生存处境。

不喜欢在于这个照片给我一种太文青的感觉了。我不是鄙视文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文青。我只是不喜欢那种吃饱喝足后肤浅把文艺当做一种消遣的文青。

中国在八十年代忽然兴起诗歌热文学热,有大批文学青年,和近几年突然出现大批文艺青年,我都把它当做一种社会扭曲产物。扭曲可能贬义了,用迅速变动以至于有不自然效果这个表述比较好。不管怎么表述,我都坚持一点,真正的艺术在中国的人群中没看有实打实的普及。

中国可是有着几千年的世俗基础啊。


今天突然想起万年青年旅店乐队,突然觉得不喜欢他们。我现在不太喜欢那么有态度的人和事物了,就在我高中最文青最脱离人世的那段时间,我遇到这样的乐队,喜欢的时候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尽管他们和我一样与世俗划开界线。

大学时候,看张大春说:我反对任何一种绝对的观点,除了这个观点。当时适逢读老子,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当下顿悟:任何观点都是一种偏见。


我在想,坚决表达了几十年,到头还不是一场空——一辈子只为一个观念而活了。

我觉得啊,人自然一点对待自己的活着比较好。轻松一点,人性一点,自由一点。

简而言之啊,善良地玩了一辈子的人。


15 6
评论(6)
热度(15)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