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质轻,简单。一味追求厚重,深度,未尝不是一种错误。大重若轻。只是若,所以人才要去追求由重至轻,而不是直接轻。直接轻,这种轻没有标准,没有方向,没有定位,这种轻容易变质为肤浅,轻俗。可是,不可否认的是,有音乐天生轻,轻得干净,简单,轻里含着重,像是生命的某种原始特质就那么唱了出来。

这种音乐在古典音乐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莫扎特了。

 

这是史逸欣。不是推荐她。只是告诉有这样一个歌手,这个歌手的歌声里,没有任何让人感觉厌恶的东西。没有俗气,也没有一些摇滚歌手故意地去有深度去有思考去表达态度,没有机巧,没有过度抒情,没有用力。这多么好呀。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她的音乐,这多好呀。

像她的名字一样,她是“逸”的,也是“欣”的。轻盈脱逸,纯适欣悦。

(哎呀,写完最后一句,我发现我特别适合去做我是歌手文案手)

 

——深度,厚重,思索,我觉得这些东西归根接地时为了让人感觉舒服的,它们的出发点和回归点都该是简单如此的。也许用舒服这个词不太好,那我们换种说法,“不痛苦”。真正是具有大智慧的人,追求的不是“舒服”,而是“不痛苦”。舒服是个对比状态,而“不痛苦”是一种最中的最平和的状态。这不一样。

 

——今天遇到一句有意思的话。“幽默不能搞定“死”,但能搞定不死不活。这让我想起王小波了。王小波很是提倡“有趣”,想用“有趣”完成对平庸生活的一种超越。而不死不活,就是平庸生活啊。


18 4
评论(4)
热度(18)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