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一个梦

       昨天做梦梦到初中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子,说成是喜欢其实是在毁坏,当时真实的感受说不出,不知道那种感受是什么,很微小,若闪动的一缕缕光线晃动在空气中,很说不出来,就是看着她比其他女孩让我感觉一种说不出的好。现在想想,后来一些文艺句子,关于青春的一些文艺句子,全都是在抹杀青春里的那些感受,或者说他们压根说的就是不是青春里的那些感受。遭遇那些感受,就像刚出生睁眼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说不出的,神秘的,让人有点惊惑的,完全不是会很文艺很矫情地描述。

 

       我初中二年级上学期的时候还和她一个班。我以前回忆过她,用最简单的笔法。就是随意地用一句话说当时我们班有那样一个姑娘,怎样怎样,然后句号后面又跟了一句,她常常脸红。我当时想,会有人从这几个字里读出我对她当时的所有心情吗?现在想想,这种故意省略笔触的做法有些讨巧了,可是能证明的是,她对我来说,很不一样,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现在来说,有关她的那些感受,弥足珍贵,她向我展示了这个世界眼睛看不到的一部分。

       她特别爱笑,你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可能是笑“你们男生怎么是这个样的啊?”也可能是在笑“我都没有听别人这么说过”,反正是她一笑,你会觉得很好,觉得空气都开始笑起来了,心里说不出的喜悦。上学期快过去的时候,一个自习课,她扭过头来说话写作业。现在仿佛能回忆起那个时候的味道了——她应该比我们一般男孩子成熟的早,我都能感觉到她心里的百无聊赖,慵懒伤春,像古词里写的那样,一个在绣楼上绣花的闺秀,突然感觉到一种难言的百无聊赖,突然不想绣东西了,放下针,莫名哀叹一会儿。

       她扭过头,是因为我的同桌是她一个亲戚的表弟。现在说不出她回过头是因为她的表弟还是因为她的表弟可以是个借口。反正她转过头时,我表面上没有什么,可是我心里什么都有了。我表面还是一样。

      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起了眼睛大小。她的眼睛好大,我们说着说着,她和她的表弟相互望着,像是在有意比一下谁能不眨眼的时间长,可是看着看着,她的大眼睛啪嗒啪嗒落下泪了。我当时脑子里想,是一直故意不眨眼睛造成的,可是心里还是有着说不出的东西,哀伤?练习?一点点对无聊感觉可怕?

      现在才发现,相比我当时的语言,我的心和我的感受穿透得更深,捕捉到了更多。这些感受像一个丰富的矿藏,我每次都可以挖掘出丰富的东西。我甚至在害怕,我所面临的是无法全部诉说的广阔之海,甚至知道每次诉说都是新的遗失,新的误认。可我还要说,希望这些东西从整体上尽可能地拼起当时一切,保留下来。“记忆是唯一的乐园”。

       我看着她大眼睛里眼泪一颗一颗掉下来。

 

       后来就是下学期,学校重新分班。我被新来的班主任自以为是地按照自己引以为傲的“教育理论”粗暴碾伤,以前的班主任去教小学了,她是一个好班主任。而分班,调换班主任等等这一切的事都是学校做的,学校当时有个改革,请了一个新校长,请了一些所谓“老教师”。就是这个大环境下,我开始走向孤僻自卑。我后来比较明白为什么说社会大环境下个人命运如浮萍,因为随便什么政治运动什么改革,你的命运就会被夹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那个新班主任说:“好学生在其他老师那里一定都是偏心娇惯着的。”就是因为这句话,他来我们班没多久就在我们班级里歇斯底里地骂了我一次。骂的什么我已经毫无印象了,应该大致就是你以为你自己多了不起啊,被惯成什么样了。他当时骂着骂着,我想到那个和我们有感情的原来的班主任就这么和我们分开了,我眼泪就掉下来了,我站在课桌前,低着头。

       等我上了高中,到了高二,突然开窍开始明白自己是自卑的,反思自己的过去,一下子明白了这个老师给我的伤害。等高三了,我弟弟要去那个学校上学了,我带我弟弟去考试的时候又去他的宿舍里跟他说话,我当时想一定要告诉他,不能让他再毁坏学生了。可是我跟他说,老师我觉得你有些地方做的不对。还没说几句,就是他大段大段的自我阐述,阐述自己的理论和想法。我还是被粗暴地挡了回来了。

       相比这个,我很感念我高中的体育老师。在我做体委的那段时间里,体会到他内心和善,平易近人,我在他面前毫不拘束。虽然他们没教给我什么,可是由于有他那样一个人,我就觉得大不一样。

       突然心惊:自己是不是也像自己讨厌的那个老师那样,总是要证明自己百分之百对,总是要证明自己想法是好的。

 

       那次被他骂后,我印象中就开始了我在人群之外的生活,不知道是他们因为老师的态度而对我排斥的,还是我自己沉到自己世界了,我开始整天整天的很少和人说话。

       被那个老师骂没几天,中午我在餐厅打饭。排着长长的队伍,我站在队伍后面,什么话也不说。突然远远看到她了,我就一直看着,她也眼睛发现一侧有人看她,她就回过头,看到是我,我们就那样一直看着。一直看,她的眼睛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有了一切。过来好几年,我开始写诗的时候,写那一刻,我写“我是一个失落的城”“你的眼睛是我不敢触摸的湖”。

      我最终还是先低头了,把眼睛避开了。

 

      初三,我听隔壁班一个传八卦的男生说,她和他们班的一个男生“谈”了。我们那个中学管谈恋爱叫“谈”,虽然都称不上谈恋爱。我听了,没说什么。后来我亲眼看到她和一个男生中午没有去餐厅,而是从操场一面墙后面出来。那时我心情什么都没有,低落地在操场附近走,看到他们走了出来。我走远了,当做没有看见。后来我又在夜色里看到他们两个手牵手去小商店买东西。我还是故意避开了。和我同行的有一个人,他没有发现我的异样。但是我回到班,在教室里亮眼睛的灯光下开始使劲跟一个人开玩笑。

 

       所以后来有了我的第一篇青春小说,也只有那一篇,以后再也没有写过。没有写过关于青春里的什么情啊爱啊。那是高一。其实初三一结束,我就去她的网络空间里给她留言,说:我一直觉得女孩子是一副安静的山水画,不能打扰,不能去破坏里面的安静。她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安静的洁净的女孩子,我觉得她和那个男生的“谈”打破了那份安静。

       高一,我就写,开头就写一个男生是怎么站在路灯下,是怎么感觉颓废浑身被抽走了,是怎么无力怎么难过。写的跟电影镜头似的。然后就开始用回忆切入整个故事。虚构了一个女生用纸条帮助一个男生修改作业,这个叛逆男生在世界都孤立他的情况下是怎么由这一个个的纸条开始喜欢上这个女生,最后他成绩猛进,在中考结束是怎么考上一个家长老师都意想不到的学校,然后这个男生在中考结束后想给她送一本书,想告诉她自己对她的喜欢。他想着他们在字条里互动的那些话,那些玩笑,他带着书走向她早已牢记在心的小区,可是刚到她小区附近,就看到她和班里的一个班长手牵手走进公园。然后再从回忆回到现实中,写他是怎么回到家,打开抽屉,把那些他珍藏的纸条都撕碎从窗户扔了出去。结尾写那些碎纸条在天空飞。

       里面感情是很真诚的。

 

       昨晚梦到她,是因为说屋里的“蚊子”就想起了她的名字。我梦到的是一个婚礼,新娘是她,我看到新娘的眼睛好大好大。然后我看见牵着她的手和她结婚的人,但是我只能看到背影。在电影镜头一样的梦里我只看到牵她的手的人的背面,牵她的手的人有着常常的头发,绑成了辫子,像她初一一样。我当时觉得好熟悉啊,可是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明白这个头发是她初一的样子,这个背影也是她初一的背影。然后就开心,看到她和一个女生结婚了,心里一下子开心了。觉得她不会再被毁坏了,她不会被男生糟蹋了,没有任何男生能配上她。

       醒来知道我梦到的两个人都是她,就更开心了。她完整了,她谁也碰不了了。

 

       写到这里,本来该结束的。

       然后上大学,大一,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偶然遇到她的消息,我加了她为好友。高中更难熬的岁月里我给她写信,那种发不出去的信,信里回想她给过我的美好感觉,信里还想象要是初中同学聚会了我见到她的情形。所以大一再遇到她的消息,我就想了想,忍不住还是加了她。她在我的记忆里生长,在高中我的信里已经开花。我终究还是想去在走近那朵花看看。

       我们说上了话。说了一会儿,我发现我们说不到一块了,并且是那种怎么努力也说不到一块的那种。她在想自己将来毕业后的就业,在说我在她心里一直都是学习很好的等等。我终于还是对她说,初中那个时候我喜欢你,想和你说话可是一直不好意思。她说: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想说就说啊。

       那年回到家,寒假,初中同学在群里说聚会的事,然后有人说起同学里有人都结婚了,然后就有好事的在总结,在问。突然有人说,谁谁也结婚了。说的是她的名字。

       我一下子还是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好像很快就没了。

       后面有人说,没有,你听谁说的?没有结婚。可是心里高兴不起来了,好像知道了,不管怎样,到现在,她始终是要在乡下找个人家的,开始自己的剩余的世俗人生。

       她终将会在我的心里飞不起来,在不了云端。

      心里会祝福她,希望她找到的是那种内心不坏的男人,心里的那些美还会在那种生活的冲刷下残存更多。

 

 


17 5
评论(5)
热度(17)
  1. WAN_ANLE.和她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