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关于活着

想起了朋友超来杭州我接他吃饭的时候,旁边一桌上坐了三个男的,喝了些酒说话,脖子发红,声音里充满激动情绪,偶尔伴以手势。

    一个给另一个讲关于女人这件事,说,你几年生的,诶,我比你大,能当你哥吧?你哥有过好几了,但有用吗?哪个不是看我钱的?你现在那个会对你好的,你赶紧好好过吧,别想什么爱情了,电影里说爱情是个鬼,听说的人多见过的人少,能找到一个会对你好的,其他都别想了。旁边听说话的那个,头半低着,看着桌面,连连点头。旁边坐的另一个间或说,是,对。然后举起酒杯,再碰一个。

    我无意间听到这些,抬头看了看他们。那快半夜了,我和超喝酒,吃菜,听超讲讲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回想和超认识是在第一个公司,已经过去半年了,我出来也已经半年了。时日就这么过去了。我想了想,喝酒。

 

    最近看了一个地产公司拍的自己公司文化宣传片,虽然都骂中国地产商无良,但是真有地产商是有追求的。这个地产公司在阐述他们“用建筑尊重生命”,我看到宣传片里拍的那些建筑项目,那些请一些建筑大师设计的居所,打破了那种盒子式的楼房样式,充满了自由,人文,美感。我心里很开心,一种也想去做建筑师的开心。觉得这才是在做事,在活着。用建筑达成自己生命的某项主张某种追求,特别棒。虽说人生意义这些东西被提烂了,但是真的有一些东西让你体会到自己做出的真正有价值,这种感觉无比美好。自己好像跨入永恒,生命没有白活。

 

    我觉得解救这看似虚无的生命,多读点书是一种方法,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一种方法。我记得高中一个女孩子看了我的日记本后给我留了一个纸条:做自己喜欢的事。可是生活里大部分人没有喜欢的事,这不怪他们,因为大部分人不能体会到某种事物的伟大与崇高,并把自己投入进去。他们看不到一种献身的可能。讲献身太恐怖了,我们换一个角度:连接地面。

    我想起了聂鲁达在诺贝尔获奖演讲里说:诗人和面包师没有什么不同,不比面包师更高贵。我特别喜欢这个说法,任何年复一年在与一些朴素、自然、美好的事物打交道的人,他们是一样的,他们并无高贵与低贱之分。古代的木匠,古代的各种手艺人,他们倾全生之力去打磨他们自己的手艺,去做他们自己心里的东西,我不觉得这样的人生有哪里不好,我不觉得这样的人生不值得过。他们接地面,他们回归了地面,从最地面,最基本的事物里获得了整个生命。他们是和地面连着的。

    而太多人,太多人,他们是漂浮在俗世当中的,俗世是一锅滚烫的汤,他们终生挟夹在汤里,随之翻滚,恍惚一世。

    回身想想,人生真的一不注意就会变得很可怕。我想起到现在自己躲过了所有可能还未踏上那条可怕的路,心有余悸,也有一种吐气的轻松。可是前路漫漫,我不知我会不会终归溺死。


27 9
评论(9)
热度(27)
  1. zzzzzz和她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