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两种人

二十岁,二十岁你就不老了吗?你甚至已经老到不会听别人说话了,你甚至老到为了让对方听自己说话不惜伤害对方。——与下文无关的题词


不不,他不听别人说话,从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不是在于他对事物充分理解,对世界有相对完备的认识,而是在于他的局限,浅薄,固步自封,他看到自己远处的边界了,就在一种自己疆域辽阔的感觉里狂喜,他不知道他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


这种人相反,会把一些富有盛名的人的话放在去听的位置上,虽然结果也是听不懂,理解不动,然后就做出自以为是的批判。


而那种有着深刻理解的人,他们往往相反,他们会听人的意见,他们就算不想听他们也能听到别人的意见,虽然他们清一色的充满耐心,虽然他们不想听的愿望很少有。也在于他们是从冷静,孤独,寂寞中来,他们一开始就是很专心地走,他们更深入,更开阔,他们听一遍就能找到对方说的话在自己经验中的位置,他们不用对方一再重复他们就能听到对方说的话。


他们也在于,他们对待那些久负盛名的人和对待身边普通人的态度一样:没有态度,只对事实有态度。他只在意他人能否说中事实或者用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说中事实。他们要是遇到自己经验无法理解的事物,他们会放下自己去理解,直到他所面对的事物能在自己世界浮现自己能理解的面貌。


我觉得那种固步自封的人,他们应该是从小就被太体会到一种知识的虚荣感了。像老子说的,他们过早明白差别了,他们过早把事物划分好坏了,他们会认为自己身上的东西好,自己的理解好,他们陶醉在这儿喜悦里,从小到大。他们过早去拥有自己世界,这个过早拥有的小世界,单薄的世界,小层面的世界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我小时候看到一个同龄人沾沾自喜自己很能哄大人开心,一种自己很有能力的优越感不自然出来时,我总感觉异样。现在能明白了,我是隐约感觉到他的世界过早定型了,还是世俗的形状。


要知道,世界是好大的啊,好大的啊。


做个比喻,他们要是过早学会了加法并从大人那里获得表扬,他们认为这个棒极了,这个是最好的,自己脑子里的东西也是最好的,自己的看法也是最好的。他们就算接触到了乘法,他们也拒绝接受,因为这和他的看法不符,他的看法是只有加法才最好。也许有一天他由于自身聪慧他从加法里按照加法的思维路线走下去总结出了规律,三个二是六,四个八是三十二等等,他再看乘法,他觉得乘法对极了,他会觉得一点点懊悔:啊,以前怎么不早点理解。但是他更多的就是要把这个发现这个看法,仍然是最好的看法拿出来评判世人,他会觉得其他人都像他一样一直错在只看加法的小圈里,他会觉得只有自己聪明跳出了这个小圈。


天啊,别人已经在用微积分啦!


我初一时自己听音乐,当时和我听同一个歌手的人没有,然后初三有一个人告诉我他喜欢听谁谁,那个歌手的拙劣模仿者,他告诉我说他听的那个歌手好在哪了怎么好,搞的好像别人都没听出来过。他也不知道他听出来的那些地方可能在别人看来并不是这个歌手的精髓,他都不知道别人懒得提。


可是说实话,蠢货太多,他能听出来确实够他俾睨自雄了。


总之,生活里有太多这样的经历了,造成我时常自觉地让自己不要对自己得意洋洋。因为会担心,自己觉得好的东西从别人的角度看,从更高的角度看非常蠢。


但是自己还是不能知道自己犯没犯过这个错,犯过多少次。


25 3
评论(3)
热度(25)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