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我想抽他(小说)

今天早上一早,我看到他这个想法就冒出来了,“我要抽他”。

这个想法的产生也不是平白无故的。主要是昨天,昨天他腆着脸跟我说话,他腆着脸跟我说话就跟我说话吧,我为什么要抽他呢?这还得跟前天说起了。

前天,我好好地坐那儿玩,他过来说,你怎么不工作。很早以前他就这么说了,我没搭理他。太烦人了,哪哪都有他这种人,永远正义,永远上进,永远帮助别人正义,永远帮助别人上进。

这样的次数太多了,早已日积月累了。我就不明白了,我不工作,我没工资,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决定跟他谈谈“尊重”,跟他谈谈尊重内涵之一就是在对方不影响你的情况下你干涉别人的自由就是不尊重。他比较喜欢讲道德,讲理想主义,我跟他这样来,准治他,当时我就想。

如今想来,真是太愚蠢了。再日积月累,也不应该让我昏了脑袋啊。

当然,我不是没想过,他为什么非得这样。我从三个不同层次探讨过这个问题,从个人层面,家庭层面,社会层面探讨过这个问题。

个人层面也可以从两个方面讲。他的方面,估计是他学了那么多道德和道理,又沐浴过理想主义的光辉,这些东西要是不拿出来用实在是可惜。所以,看到我这个他知识储备正好可以完全用出来一点不浪费的一个人,我要是他我都心痒。我的方面,我实在是看起来软弱可欺了。中国的鲁迅先生讲,中国国民的劣根性之一是“狼面前是羊,羊面前是狼”。更通俗讲就是欺软怕硬。我这么一个看起来不会发脾气,对微小侵犯没有知觉的人,被人认为是“羊”并且由此天然产生的“我教育他天经地义“的幻觉使他来这样对我唧唧咋咋,完全合常理。

从家庭层面,还是两个方面。一个是他,我觉得他家庭教育应该缺失,最起码自我认同感没有培养起来。他自我认同感不强非得通过践踏我获得这是干嘛呀?不过也可以理解。另一个是我。当然,可以分析我的家庭为什么会造成我当前的行为模式,包括工作模式,性格模式等等,可是我现在懒得说。分析过,可是写到这里我觉得也分析出来我就和昨天一样愚蠢。

从社会层面。社会层面啊,良好的社会交往基本素养没有普及起来啊,没有普及起来啊。


当然,我也想过对策。先是破他功力,他跟我讲要承担责任,我就反问他”为什么要承担责任”“责任是什么”“责任怎么才合理”。一问他,他就愣了,当然,愣得很迅速,然后有些略过这些问题的倾向继续重复他的论点。完全洗脑嘛这不是。我反问他的时候,笑嘻嘻看着他,他会感觉羞耻那么一下,就那么一下。什么都理解不清楚还来教育人,可是他不会这么觉得。

当然,也想过,要不要释放出野兽信号,告诉他这是我的领地,你不要随便进入。试过,太累。全天十个小时怒发冲冠,像我这样走心的演员,演起来太累。不是故意假装起来累,进入生气状态很简单,内心调节一下,内心戏做足,生气自然而然,关键是生气这件事怎么来都累人。

那怎么,跟他讲讲家庭教育,讲讲一个青年人的自我完善。估计是另一个维度的东西,他理解不了。

那总不能让我上进吧。但是估计上进的话,他还是会说,新理由,比如,你桌子怎么那么乱影响公司形象。对,他会加上影响公司形象这几个字的。


所以,就有了昨天的对话。我当时想,给他讲讲一些基本的东西吧,不打算跟他讲通,只是觉得这样大家常提的词,我容易给他洗脑洗回来。让他记得尊重的基本定义他也可以四处兜售光泽四方啊。

我知道要则,语气要肯定,要下走,要不容置疑,类似于禅宗棒喝,你懂不了你当场也没了反抗的气势。然后注意眼神,眼神要直要猛要用力,盯着他,逼问他灵魂。最后,注意不要拖拉,短时间内要赶紧利落地收工,保证疗效。要是他连这种人造撼动都感觉不到,那启用备用计划,不断重复,间杂一些小例子,念个十遍八遍,以后日子里他自己都会说话中不自主引用出来。

其实我早就为那些培养被洗脑者的人感到担忧,被洗脑的人真是毫无灵魂,是一个不认主的兵器,数量大起来,被敌方反操控了,摧毁自己是分秒的事儿。当时欣喜的是,我看到一些主子已经开始注重灵魂工程了,开始注意培养死忠粉了。方式大胆创新,不过也合常理,自伤。否定掉自己一些粉丝,杀掉自己一些粉丝,以此杀一儆百,重新阐明队伍核心观念,增强团队凝聚力。通过自伤来获得成长,反着来,我觉得并没有多高明,谁推到主子的位置都会这么做。属于天然行为之一。

按理说我作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不该臧否现实社会中的人物,那是杂文的范围,我不太好掺和。可是,我还是忍忍吧,人物毕竟是人物。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作者把我安排到的另一个小说里,作者开头仿卡夫卡《变形记》,开篇就说明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在那个小说里我行动艰难,我得插作者的思维漏洞跟作者说话。作者写了一半把我从那个小说里叫走了,说再写下去会出人命的。


我们接着说前天的事儿。

前天失败了,以至于我嗓门后来提高了几十分贝,丢了风度,很不好。

现场情况是这样的,我跟他苦口婆心地讲,我没有损害他的利益他那样来教育我是不好的。他不为所动,坚定地在自己道路上走着。我给他不断重复,到后面我纯把它当作一个口号重复,不行。还是不行。他抛出了他觉得的必杀技“我是为你好”。

这样的流氓行为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这样的人到了一个底部以后,早已把根基找好了,使得自成一系,然后自我永立不败之地。根基多好找啊,随便拉个掩人耳目的道理格言什么的塞过来,完活儿。另一个是我还是忘了国民性,我根本对他没有约束力,你让一个狼在羊面前忏悔,你还不如让狼改吃素,这个更可行点。

我启动了我的爆炸情绪。

他很知利害地闭嘴了。我想告诉他,你说的理想主义啊,这个时候是应该坚持的,不畏强权的,威武不能屈的。算了,跟他说他也不懂。


这件事后来使我很感到可怖。偷换概念,鱼目混珠,广告词,特别是房地产广告词,新闻媒体特别是为政治宣传的新闻媒体,国家领导人,作家,心灵鸡汤,文艺工作者,小清新……等等一切,一个巨大的网啊。语言在这个网里变成了垃圾,沟通的作用达不到,并且成了纯污染物。


不太有空悲天悯人,我们继续。

然后昨天,他难得微笑跟我说话,言语谄媚。我这个人啊,就是心太软,好了伤疤忘了疼,立场不坚定,不太照顾自己情绪,这些内容是前面我分析我的家庭层面那里的,我嫌在那里写太蠢删了。在他笑着跟我说了好几句话后,俗话讲,伸手不打笑脸人,我答他话了。

今天过了一夜,他回来了,前天的他归来了。见我眼神向下,充满隐隐不满,“看不惯”这几个字从他眼皮后源源不断渗出来。我真想抽他。

我想,这是个隐喻,我想抽无解的现实。


关于怎么抽他,我心里也很矛盾。

走过去直接给他来一抽,太不自然了,这样不尊重人。比如要是他弯腰了在你面前,你看到他在你手前的脸,这个时候你再抽,就自然了,就有理由了。我想过创造一个让他弯腰的条件,但是很快否定掉了,太伤脑筋比起更简单的思考方向。或者等他睡着了走过去抽他一下,他面子上也过得去,不是硬生生挨了一巴掌,可是这又有点不光明正大。

太在乎别人感受果真让自己很为难啊。

可是,我得孕育这一巴掌。

接下来我一整天都在孕育。


18
评论
热度(18)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