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李安《喜宴》

其实题目不应该这么起的。

之前写过黑泽明《七武士》,写过侯孝贤《聂隐娘》,然后这样的题目让我有了一种冲动,把一些导演挨着写遍。后来看张艺谋的《红高粱》没有写,看昆汀的《被解救的姜戈》没有写,看陈凯歌的《赵氏孤儿》也没有写。

直到看杨德昌导演的《一一》。

直到昨天。


好吧,先把没写的都简单记录在此,以后有机会补上。张艺谋的《红高粱》,多好呀,张艺谋凭这部电影在世界影坛崭露头角不是没有道理的。整个电影有着充沛的生命味儿。“我爷爷”“我奶奶”,生命活得一点不打折儿,风风火火。你很难想象在那个时代的中国,还有村庄有人能把生命活得透彻。道德啊,封建礼教啊,等等,这些东西没把那些人的生命打残。结尾“我爷爷”他们抱着燃烧的酒罐冲向日本敌军的车,那画面,简直就是“酒神精神”!生命的狂欢!

想想,为什么张艺谋这个电影能获得柏林电影节的认可呢?画面,画面把这个故事的味道全都展现出来了,红色的高粱,血红的酒,欢腾的劳动场面。这些画面或像燃烧,或动态十足,一种烘人醉人的美。还有,声音,壮气的祭酒神歌,壮气的“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还有,“我爷爷”和“我奶奶”进入高粱地后,那一声唢呐。还有,故事好。莫言的小说就在写那种带气的生命,那种天然有力的生命,那种自由完整的生命。


昆汀《被解救的姜戈》。让我惊讶的是昆汀编剧功力。比如,从张力上讲,昆汀的电影每时每刻都能抓住你。影片刚开场两三分钟,你就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被吸引住然后不知不觉看下去了。比如,从结构上讲,该紧的地方紧,该松的地方松,该省的地方省。小细节的埋伏,后文的照应。还比如一个情节,昆汀把主人公完全放入绝境,然后用前文一个细节把主人公解救出去,自己给自己找难题,自己解决掉。要是想学习讲故事,把这个电影拆开分析吧,你能学到太多。注意,你要仔细想想这部影片,还是知道昆汀有些地方有些刻意。有时好像是为了埋一个伏笔,有时是为了怕观众不理解自己脑海故事的完整自己借人物之口提出难题,自己再解决。不过这足够了。


陈凯歌的《赵氏孤儿》。不能一味骂这个电影。这个电影有几大难处。一,这个故事人人皆知,赵氏孤儿长大后把仇人杀了,对于这个结局人人皆知的故事,怎么把它讲的再次吸引人,这个难处之一。二,人物性格的把握。特别是影片里人物进入了一个复杂的处境,这个处境下人物的反应该是什么,台词该是什么,这些地方也是难处。三,故事的转折点。用什么因素让这个故事进行下去,用什么因素让这个故事转折,弄不好了就会显得生硬。这是在编剧上的难。就算编剧把剧本讲通了,电影能不能把该做足的地方做足,这也是难。知道这些难处,看的时候有些地方我还是会觉得编剧聪明用心,厉害。有些地方还是会替编剧可惜。值得一提的是,我原以为陈凯歌会讲一个关于战国时代忠义精神的故事,里面的人一个个都忠义得不行。结果陈凯歌把藏匿孤儿的程婴塑造的非常贴近人,人身上的自私,良心,复仇。能看的出来,陈凯歌想借这个复杂的故事展示人性。里面有一些台词很跳出,像是一下子变成煽情剧了,很现代影视。后来结尾打出“编剧·导演:陈凯歌”,我一看陈凯歌是编剧,我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杨德昌导演的《一一》,这个电影我得慢慢说。这里先不说了。


李安《喜宴》。李安是我高中时代很喜欢的一个导演。对他的喜欢发轫于他的一篇访谈。他在访谈里讲了东方文化,西方文化,讲了信仰,讲了活着的意义,讲了纯真。这和我那个时候的思考简直重合。再去看他的《卧虎藏龙》,里面封建文化,也就是东方文化和人性本身的冲突我一下子就懂了。我那个时候也意识到传统文化的压抑性,对人本身的摧残,(也是因为这个,我能感觉到莫言《红高龄》在写什么),也因为看到身边渗入社会因素的学校环境丧失了多少纯真。读到李安的那篇访谈时,简直热泪盈眶。对于一个年青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在孤独的境地里来自另一个人的理解更有冲击力了。

大学读李安传,李安在书里自述自己的成长,很多地方读得自己无比共鸣,让自己忘记自己身在图书馆。

然后大学电影赏析课,看了《喜宴》的片段。片段里李安演一个婚宴客人,他在镜头下讲“你们正在看的是中国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那个片段的最后,高伯伯和过去给自己开车的司机握手,感谢他,不顾中国传统人情秩序地伸出手,让人动容。

可是昨天看完整的《喜宴》。没有太多感受了。自己对李安电影里那些主题共鸣般的喜欢没了。恍若隔世。我知道,是因为我从家里出来了,来自父亲母亲家庭亲戚所有人组成的压抑强迫没了,这些也就不成为我关注的主题了。也因为,自己对这些主题已经有自己的看法了,看这个电影就像“复习”,“复习”很难重现激动的喜欢。

但是,我知道逃不过一个原因:因为《一一》。

因为两天前看过《一一》。除却巫山不是云。

《一一》在电影的复杂与容量上,在演员的表演上,在画面上,在音乐上,等等,各个方面都决定了我会暂时对李安《喜宴》失去喜欢。《喜宴》毕竟是李安刚做导演时的片子啊,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片子啊。

《一一》这部电影我不是不愿意写,而是不敢写。怕自己写不好,怕那么多东西我说不完,怕很多细节我感受不到位。

等有时间我慢慢说说他。

14 4
评论(4)
热度(1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