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日记一篇

这是昨天的日记:写我的焦虑和恐惧。没有写完。当时觉得写的很不好。现在我怎么这样了啊,把一些自己当时觉得不好的东西翻翻捡捡拿出来。我觉得这是一种退步。放到这里主要是因为上篇文章里提到我的昨天的焦虑了。


看到有人写东西把触觉伸到比我更深的地方,比我更纯粹地开花,我有一种恐慌。

昨天就有一种恐慌了,一种来自生命空洞的恐慌。想到我可能渡过一生,一事无成,如瓦片落入水中一样死去,我感到害怕,急切想做些什么。


我仔细想了想,我的恐慌有来源于我的自卑。因为自卑而有一种被抛弃感,觉得自己落到后面,他人都羽化而登仙。

这种恐慌也来源于虚荣,一种极力证明自己的虚荣。这种虚荣一定成度成为自己生存的必需品了,是一种精神毒药。没有虚荣自己就活不下去好像,当知道别人在超越自己,这种虚荣就岌岌可危,不复存在。


我最近一直觉得关于写字,我在吃过去的储粮。我不纯粹痛苦的三年里,积攒的对世界的诸多经验,正被我一点一点写出来,然后重复。储粮几乎吃尽,可我不得不重复搜刮,靠搜刮粮食来维持表面的不退步,来维持自己的虚荣。

我现在还是会幻想写出伟大的东西,这几乎是一个有尊严写字者的最后标志。现在这种幻想越来越无力,我深知自己力不从心,关于伟大无话可说。并且这种追求伟大正在蜕变成一种刻意,随之而来的还有肤浅,浮躁。

我曾经反思过自己。我觉得,当我生活平稳时,不该刻意去写痛苦的东西,所有压抑我的,使我不能忍受的,在我生活里我能够避开。能避开,就不用在往日的痛苦里一直诉说下去。这个不真诚。

并且,关于写字,比的不是风格,流派,主义,而是永恒。

我拿永恒拷问自己,觉得自己也不用待在痛苦里不出来。我写和谐,也能写深。我写我们需要的稳态。


我从没有认真对过待自己的这个恐慌和焦虑。

现在好多了。


我不知道是自己在找真理,还是人天生擅长说服自己的惰性,我觉得人脑子应该空一点。

24 12
评论(12)
热度(2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