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两种力

恐惧维持着他的缓慢死亡。直到有一天,他不想再赖在这间充满油污桌子和乌黑洗碗布的饭馆,背起行囊,向车站走去。

每走一步,他面无表情一步。像一个下定决心踏进火里而忘记疼痛的人。脚下踩着不真实的土地。直到汽车发动,他才敢回头看一眼。看到车站废旧的建筑离自己越来越远。

他像一个被踢上山坡的皮球,向顶滚动着,忍受着时时刻刻向下呼唤的力。

他把头赶快回过来,看着车前方的路。他会在接下来好几年都回想不起他当年是怎么离开的。

10
评论
热度(10)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