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小时候的真实世界

关于前几天写的一个句子“我像小时候看着草去上学一样/看着一切”,最近突然知道怎么表述清楚了。昨天我想起了和我父亲有关的一件事。

我父亲以前是做在乡里打地基的工作的。那是我父亲还年轻,还没有外出。现在提起来还是会自豪,我父亲干活踏实,人家要盖新房子,我父亲地基会打足。这一点我父亲有时在饭桌上会提起,说说谁家的房子是自己打得,主家说活做的好。到现在我父亲的这个性格也没变掉,做什么工作,能把活做的实。我去工地上工作过一段时间,工地上的人流行这样一句话:日工不要命,包工不要脸。意思就是要是按工作量算钱,那人干起活就拼了,要是按日子算钱,那人能偷懒就偷懒了,“不要脸”地偷懒,反正是按日子给钱嘛。

他因为干这个活儿会乡里四处跑,见不同人家的生活。他给我说过有小气的人家的,有大方慷慨的人家的,我父亲这个工作性质算是个”老师儿“,我们那里说某种手艺人的称呼,因为掌握某种技艺而被别人尊敬。所以招待我父亲的饭菜得是按照宾客的标准来。饭桌上的饭菜就能反映这家人是不是小气怎样。我父亲也遇到过喝药酒的,说有家人晚饭时候拿出泡的药酒,里面的小蛇,各种中草药泡好的酒,让我父亲尝尝。我听父亲讲述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这家人看我父亲辛苦一天那种体谅,都能感觉到这家人是很友好的,热。现在从写东西的角度想想,我父亲当时给我们叙述的语言,写下来就是好的叙述文字。

有一次我父亲从外边回来,见到我,从口袋里掏出小橘子,像乒乓球大小的橘子。我很兴奋,从没有见过那么小的橘子。你不知道小孩子的那种兴奋,一个父亲,一个大人,突然有一天特意为你捎来一个小玩意儿的那种兴奋。

现在回想起来,我兴奋的那个时候,世界是真实的。我触到这个世界的底了。世界去掉了她的面纱,贴近我。


这种感觉和看着草去上学一样,都是很近地和世界生活着。世界是真实的,我的每个感触也是真实的。这种真实里也藏着安稳。

那个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心理疾病这一说,觉得会有心理疾病是我想象之外的事。人怎么会得心理疾病呢?

人是会得的。现在我知道了这个,不知道该是感到高兴,还是感到难过。

4 4
评论(4)
热度(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