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你好呀。美丽的人儿。

我的小丫头

我的小丫头跟我说过,说,你从来没有在lofter上写过我。我听了就很心虚,很脸红,腆着脸说,我现在写。她就拦着我,不要不要了,让其他女孩子看到多伤心啊。


我上班的公司和她上班的公司还有我们的家很近,我就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早上起床载着她,从家出发,到她的公司,再到我的公司。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身后载着的是一个小小的人儿,小小的动物。有一天早上,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她问我,先生,我是不是很肤浅啊。我当时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对,特别肤浅。她把头低下来抵到我的背上。后来,我看到她在本子上画那天的日记,她画了两个人,一个骑在前面,一个坐在后面,她在画的旁边写,今天很不开心,早上我问先生我是不是很肤浅啊,先生说特别肤浅,还有客户,客户总是不满意。旁边画了一个嘴撇着的脸。也是在这个本子上,她画了一次我们一起出去玩。我骑车载着她,我们看到远处的山,我就觉得山应该不远。(每次在一起,总是我觉得,我觉得很多事情,觉得事情该怎么做。我觉得我们从哪里走,觉得路,觉得去哪里玩好。我问她,我们去哪里玩啊,她就说,先生想去哪我就去哪)我就这样觉得山不远,我们骑啊骑,好远啊,但是一路又发现了很多我们想不到的事。我们在一个路边的超市停下来买东西,买饮料面包,我以为我们会到山上去,然后就能坐在山坡上吃东西喝饮料。我们要去玩嘛,我也怕我们路上饿到渴到。我总是能想到这些,她总是什么都想不到。我骑啊骑,路两边郁郁葱葱的树,拐了几个弯,看到了一个博物馆,刚建好,天气很热,我对丫头说,我们去看看。一是看看建筑,二是乘凉休息。其实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我们是在打听一个地方。(想到这里我好懊悔,我没有记得我们当时是去找什么,我真想自己记得)反正最后我们就进到博物馆里了。我们参观了建筑,后来发现下面一个大厅里在举行招聘会,好像是当地别墅区的一些公司什么的在招聘。招聘会的一侧放着一种糕点,西瓜,饮料。旁边介绍说,这些都是当地村民自做的。我和小丫头啊,就凑过去,是我啊,还是她啊,应该是我,我就拿起来吃,假装自己是来招聘的嘛,反正举办方也分辨不出来。然后小丫头也吃。然后我们两个用小丫头的话说,就是”大吃特吃“。后来她把这件事画在了她新买的本子上了。这个本是那种很厚的空白的用来练素描什么的。她经常买一个新本子,然后前几页能好好写好好画,后面就不行了,写东西也不分行,画画也开始乱涂鸦。这个本子也是这样,不能幸免。前三页她回到家兴致勃勃把那一天画出来。我啊,我清楚地记得,第一页中间她画了一个圆圆的太阳,太阳周围是那种火焰,她在旁边写,太阳照得很热。她的画啊,总是跟一个小孩子似的。我会嘲笑她,说她的画丑萌丑萌的。她是做设计的,设计对图形线条什么的要有审美嘛,我就更在她设计的时候拿她画的画丑萌丑萌来说她了。她做过一个好大好大的主题设计,全都是小孩子的东西。那是她公司接了一个商场促销活动项目。那天她们公司让她过去到现场照看一下的时候,我过去了,我看到了。也是在那儿,我看到了那个不一样的商城,在杭州本地叫东东城,那个建筑我很喜欢。我后来在我的一个社交空间里发动态,记录我对这个建筑的各种看法思考兴奋。这都是和小丫头有关的。这个本子前三页画了那一天,然后后面接着两页画的是她听到我说她”特别肤浅“那天她的记录。那天她也记录了她听到她同事的一个妈妈得癌症了,她就再纸上画,画了一个骷髅头,画了一个胃,然后在胃上打了一个大叉。那个骷髅头象征着死亡嘛,我当时看了,觉得我们家小丫头好天真啊,看到一些地方会有这个标志,就会很天然地就用过来,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表达胃癌对于她来说就是死亡的感受,就是可怕的感受。她在旁边一行一行每行字数都不一样地记录,记录自己对这个消息对生命的一些感受。我好像记得,那段时间她在自行车后座上就会给我说最近听到同事妈妈得癌症了,觉得生命会很突然就怎样怎样。我当时很大人很成熟地口吻跟她讲,”世事无常“。其实我早该知道的啊,她就是一个小孩子。她对我说,先生,特别怕先生有一天出事。

后来,新闻连着播报了两起电梯吃人事故。她看到了,然后我们再去超市,她就说,先生,扶好。她就会让我双手握紧扶手,然后把身子贴过去,重心靠过去。她想的很简单嘛,就是电梯万一掉下去了,我们就可以拉着扶手不被摔下去。我当时笑她,她生气,我就说,好好。然后故意很夸张地握得很紧,贴得很近。她笑,她好像也知道我在故意逗她笑。很多时候她总是什么都知道。

但是我是不当回事的。除了偶尔会刻意扶紧逗她笑,我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我好像隐隐就把这个当作一个杞人忧天的想法,没必要嘛。

知道后来,后来有一次,因为什么啊,她哭了,我好像也哭了,她哭着对我说,说,先生你都不知道,我想让你扶着电梯,特别害怕你出事,你都不知道。

再坐电梯,我说,丫头,我们不坐了。我们从一侧的楼梯走下去。


她总是让我心里能一抽搐。


再遇到她之前,或者是遇到她吧,我才发现,我对这个世界是不信任的。虽然我还是会倾向把人向好的一面理解,可是我就是会不由自主地构想别人的一些想法是故意对我使坏的。我受过去的毒太深了。我们刚在一起第一个月,我没有和她好好沟通过。一方面是我当时不懂得沟通,另一方面就觉得很多东西不好意思说出来。她当时正在跟另一个男生做朋友,她会心无芥蒂地把她和那个男生说过的一些话告诉我,然后我就结合生活里的种种细节去构想她在骗我。我脑子很好使的,只要我想,我就能把一些蛛丝马迹串联起来,拼出一种我认为的真相。我当时觉得她就要背叛我了。但是我一方面又跟自己说,自己不是想清楚这些了吗?对方要去和别人在一起了,不和我在一起了,是我留不住,是我的问题,我不能怪她。前天啊,她问我,当时我在想这个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感受。我说,我不怕。她问我,怎么会不怕呢?我说,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或者说,我习惯失败了,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嘛,那么糟,就算丫头真走了,我也只是回到我原来的样子,也不会更糟。

我就明白了,她是一直怕的。这种怕她说过,但是被我不当回事了,就像她说电梯安全问题一样,被我不当回事了。其实她心里一直怕,真真切切地怕。


她怕什么呢?我们在一起一个月后,她假期需要回家,我留在这个城市工作。那段时间她身体不好,她整天整天难受地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她那时也觉得整个世界坏极了,好像是我启发她的吧,让她看到世俗生活里的俗陋。她说她觉得自己爸妈不好,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不好。

她心里其实就是一个孩子啊。

她整天整天不和我说话,其中又发生了一些小细节的东西,这些东西和不说话的状况更让我做实她要去和其他人在一起这个想法了。


后来啊,后来我就没有多久,一方面劝自己这种关系名存实亡了,另一方面自己高中啊大学啊那些文学青年的一面出来了,夹杂着自己的私欲,我背叛了她。

现在啊,我会和她都知道,一段关系里啊,没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没有什么什么的。但是啊,在我看来,那就是背叛伤害了她。我越到后来越内疚,她反过来劝慰我,那个时候我也有责任啦。


总之,后面还发生了很多事。她心里因为这些事,怕,怕我突然离开。


我也是后来才慢慢知道她遭受了多少痛苦。她后来跟我说,说她遇到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从来没想过我会走,从来没想过我会不再。我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很朴实的人,很容易让人觉得我这个人心底好,没有花花肠子。我知道她的安心来自于这儿。她等于说是整个把心放到我这里了,可是我却一段时间把她扔在了一边。这些后来我才知道,在她心里留下阴影了。是真的,不是普通的痛苦,而是阴影。

中间一段时间,她会无端发怒。其实在她心里,不是无端,是她突然想到什么了。她也不是发怒,她就是难过,怕,急,想喊。她是小丫头啊,她怎么会发怒呢。这些都是她的恐惧,噩梦一样的恐惧。


今天啊,我想起来,伤害一个人的心啊,无论如何,都是伤害了啊。我对她说,留下来吧。我心里知道,一颗完整的心,我这样再用分开伤害一次,会成什么样子。


不说这些不说这些。说我们家小丫头的好。

她很自卑的。她跟我说过,我没有当回事。或者说,我没有把它想的那么严重。昨天和今天,我一下子才明白了好多东西。明白了过去她的好多做法,那些做法都是在掩盖那些自卑,都是一颗卑微的心想留住一个人啊。

她一直哭,抽泣,发抖,她喝了酒,她说,爸爸,妈妈,姥姥,妹妹,我爱你们啊,你们谁来爱我呀,你们快来救我啊。

我立马想到啊,她是真的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家小丫头心里是真好呀。天真。我最爱说,我们家小丫头最天真。

她心里就是很干净,小孩子一样的。就是那些事过后,我慢慢知道她,知道了她说的话一点都不复杂,是我把它们想复杂了。我越慢慢得知这一点,越慢慢一点点羞愧内疚。

她会说,先生,我想把先生留下来,可是这很自私,我知道这儿不好。她发脾气,她的故意制造冷氛围,她告诉我,这都是她想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

她会骂人,猛烈地骂,还会非常狠毒地骂人。我们刚认识不久,她第一次骂我,真的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我现在才知道,这是她的无助。面对很多东西,她不知道怎么办,她害怕,她就骂,用很恶毒的语言骂。

她还很善良,特别善良。刚认识不久,我们俩在街上走,然后一个卖花的妇人过来,很精明的一个妇人,想让我买送给我旁边的她。她一个劲地说不要。但是老妇人看到我的为难了,她贴得更起劲了。丫头又在一边说,不要买。我对丫头说,这样好不好,我不买,我给她一些钱,我们不买啊。

我当时还是一身文学青年气息,脑子里全是悲天悯人啊等等一些东西。很书生。我觉得这个妇人生活也不容易,我就给她一些钱吧,她想让我买,无非就是想生活。但是我的小丫头一把把我推开了。推走。

她有时就会因此问我,问我会不会觉得她心肠硬。我从来没有觉得她心肠硬过。我当时书生气进退两难的时候,她的那一举动我觉得很真性情。


前些日子啊,她跟我说话,说到一些东西,她说,她以前就会故意让人认为她是真婊中的圣母婊。我知道她说的意思,她是说呀,她想表面上弄得很坏,很不那种圣母,但是她希望有人能知道她心底很好。我说,这都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方式啊。我们这种柔软无助的人。我是习惯面对他人扮演一种弱,当对方弱视我了,我才会感到安心。然后再慢慢扭转别人对我的看法。

我在网络上,看各种各样的人写的文字,看一些我喜欢的人写的东西,我觉得我能理解他们,我觉得我和他们相同。我从来都是忽略我的小丫头的。我知道这个后,我就很后悔,后悔我没有记日记,没有把和小丫头在一起的日子每天的内容都记下来,供以后理解。我怕我远远不能理解我们家小丫头。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家小丫头跟我一样。

这是一种罪恶,我心里隐秘的罪恶。



我们家小丫头呀,又自卑又无助又很傻,可是啊,心里是透明的,最聪明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好的一个丫头。

小丫头说,先生,我不知道是我自卑还是真的就是这样,我觉得我在先生心里没有位置。我跟你说呀,小丫头,你在先生心里有位置极了。很重要呢。先生和所有混蛋男人一样。可这儿不怪丫头。

评论(17)
热度(149)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