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说点什么吧

有好些日子没有写过东西了,最开始的放弃是在写汪曾琪的时候,想写写他文字的背面,关于黑暗,关于我们所说的阴暗,看看他是怎么处理的,是怎么在文字里摆放这些东西的。终究没写,书没在身边凭记忆写有点吃不准,还有一方面是边写边觉得自己啰嗦,文字太不利落了,就删。删了就没再写。
后来心里又见到了很多东西,自己心底和整个人类文化编码到一起的黑暗,底层架构的黑暗,出不来了一段时间。
中间听听巴赫,好过去了。
可我知道,自己没法做到圣洁。

前几天说要写个大制作,把自己心里想圆的一个大圈写出来,没写,现在都忘了当时想写什么了。生活太杂乱了,虚浮,走马观花。

今天看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新闻,世态啊。中午走下楼吃饭的时候,看着前面走着的稀稀落落的人,你说为什么会有人拿“这社会是黑暗的肮脏的”等等来伤害自己,本质上是不是这些人不是被社会伤害的,而是被自己欲望伤害的。

欲望是一个大家噤声的东西,关于大家都避而不谈的东西,往往是没有界限的,“正常”这个标准在哪?这个是虚的。一是虚的,过界的事儿就会层出不穷。

得有人来声明,欲望是合理的,是干干净净的,之所以会有各种美好和丑陋的区分,都是外界导致的。

不说了不说了,总之呢,诚实一点。
什么时候我们看待肉体和瓷器一样,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待瓷器和肉体一样,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待仿制瓷器和瓷器不一样并不动怒,这个人间就能正常了。

12 12
评论(12)
热度(12)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