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历史和文学和哲学(终版)

历史是研究时空,研究时间线上的空间,研究这些空间是怎样变动,为何变动,变动去向哪里。文学是此生此世,是一点墨汁在水中氲开,尽可能地氲成一个面。哲学是生与死,存与无,实与幻那中间的一闪。


历史啊,单调,单调得能成“阶级斗争”,冷酷,冷酷地能成“阶级斗争”。我一直想,一个人该有多大的野心要加诸这个世界才能把历史这样浓缩呀。历史,丰富啊,文学,美术,音乐,经济等等,都是历史要关注的东西,有趣,能多有趣呢,读过有人研究历史不为学术的,而为那颇值得玩味的瞬间的。那些瞬间里,人这个东西的一些缺点,一些可鄙,也让人感觉舒服。


本来想得意地用文学给历史一击——问:诗意,历史里有吗?还得文学。可想到上面写到历史可以发光有趣成那种样子,和文学里的诗意无二致了。


就说到现实中的大学学科啊,我都不喜欢。我不喜欢大学里的历史更甚。我喜欢软和一些的东西,我喜欢自由一些的东西,我喜欢去摘人类自身可以开花的美,我喜欢可以北冥有鱼,我喜欢可以长歌当哭,我感觉,这些,大学教育里的历史,更给不了。它更不轻盈。社会主义下的它,更不轻盈。

沈从文是从文学出发的,后半生研究服饰,研究文物,研究历史,这样的转折没有难处。他活得很美。

我在想,要是一个历史学者,让他转身为一个文学家,这该有多难呀。


学历史学文学学哲学,能摸到那个点,都可以十分美丽。美丽一定是伴随着自然自由,愉悦和生机。文学更好呀文学更好呀,文学在现实中更不会成一个壳一个罐子。在文学上,通往美丽的路更为温柔和广阔。

美丽才是一生的事啊。

41 6
评论(6)
热度(41)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