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美化一次自己生活

工作的地方有个年轻人,遇到这样的人我总是不知道该用什么称呼,男人?青年男子?男孩?男生?都不合适。汉语是乏力的。

我刚来的几天,有一天带餐忘了带筷子了,去有冰箱微波炉等等的那个地方碰运气,看看是不是谁会把一次性筷子放在这儿几个。找了找,没有找到。他从卫生间出来,我们相视一笑,我就问他:你有一次性筷子吗?

他说有。然后就带我过去找。到了他的模型室。他翻了翻,找到,“我就知道这儿有一个”。


这个男的我面试的时候见过他。当时会议室正有别用,面试就安排在模型室了。模型室很大,当时在里面工作的就他一个。我先到了,四处好奇地看看。他低头做他的东西,也不说话。甚至连多抬头打招呼给笑脸也不。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些紧张,我觉得他冷冰冰的。

话真的不多。


很奇怪,人和人就是这样。我刚来工作的时候,很拘谨。不知道怎么跟别人说话,和坐在旁边的人搭腔都需要勇气。可是和他照面了相视一笑,就很自然。

自然到什么地步呢?我去他的模型室借到救命筷子后,甚至觉得不用说谢谢都没关系。


一次讨论会,我和所有人交流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得变成一个大刀来砍骨头,自己也很难受。我想,要是和那个男的交流,就不用变成大刀。


有意思的还有一个男的。我是第一天到这里的下午有个会,在会上,导演在说对剧本的看法。导演巴拉巴拉说了半天,问他怎么看。他撑着额头的手放下来,说:说实话,刚才半天你说的我都没听进去,我在想……

现场有几个人笑起来。大多人不敢笑。

我笑了,这家伙太有个性了。


也是在另一次讨论会上,我说了我的想法,他像英雄惜英雄一样,问我名字:你叫什么?

我说了我名字。他说:平常怎么叫你?

别人说你在姓前面加个“小”字嘛。

他说:你们怎么都管人叫小什么什么。


然后他问我看法。我说了,底下就立即有人说:不行不行,这样不行。

他说:你先听人家说完。


我想:他也经常遭遇这种自己想法说出来别人连理解都没理解就否定的状况吧。


同样是这个男的,一次在导演位置附近,和另一个人说人物形象太丑了,得换。导演说:丑吗?我觉得不丑。

他就说: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明显在讽刺说,行,按照你们的强行意志来。

导演也能感觉到,导演和他就产生了一段争论。


说回第一个男的。第一个男的他妻子也是在这儿工作。他们中午带便当。每天早上我到了坐在自己位置上,就能看到他提着便当盒走到他妻子的位置那儿,一个一个地把带的早餐拿出来,水果拿出来摆好。然后就回去了。

天天如此。


对于那个个性十分张扬的男的,我这两天刚好看到一则观点,说男性的幽默感是来源于自身的进攻性。进攻性特别强的男的,是通过幽默把这些进攻性消解掉。

我觉得十分有道理。

活生生的三百六十度立体课堂啊。


而这个男的,对她老婆很好。这种好就是好。你说这其中有什么爱情吗?什么你爱我容貌我爱你才华?没有。就觉得两个普普通通的人在相濡以沫。

刚才下楼吃饭的时候,看到他撑着伞和他妻子走在太阳底下。太阳很烈。他们俩就那么走着。


说到夫妻关系啊,就又有得说了。

我们公司另一位导演,不是那个最大的导演,他的妻子也在这里工作。看样子像他们俩在工作中认识的。

有一天早上,他先过来了,把饭盒向她妻子的桌子上一放。这时大导演问谁谁怎么没来呀。问的是他的妻子。

他嘟囔了几个字。

我没听清。但是我大概能知道是什么,比如,她又闹了之类的。


这个就是夫妻关系不太好。(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被他们看到,我先申明一下啊,真不是恶意的)

见多了你会觉得,虽说不太好,好像都是不太好就这样过下去的。


同样的,那个个性张扬的男的,讨论起故事情节,是涉及惊悚凶杀类题材的故事。别人说上次听他讲了一个什么什么样的事儿,真事儿,完全可以放到这个情节里呀。

他过一会儿说:这个事前半部分是真的,我真的照顾过一个老人半年,后面的都是我的怨念,和我女朋友吵架后的怨念。

当场我笑得乐不可支。



也有感觉十分不好的时候。比如下班就会想,我是在干嘛呀?不去做我心里的东西,到这里每天让自己痛苦。会想,现代商业社会啊,对人的压抑啊,机器呀,等等。

觉得人生蛮无望的。


写这些简直都能让我热爱起面前的生活了。早上,听身后的姑娘们在讨论户口的事儿,一个姑娘说因为自己爸爸是开公司的,找自己爸爸盖一个章就行。就立马有另一个姑娘问:你爸爸是什么公司啊?

“丝绸”。

“呀,有钱”。


世俗人心呀,有时候甚至会觉得人心里那些脏脏的东西也是可爱的。


也许这都是我的幻想。幻想自己是上帝,轻易看穿世人,体味把玩这人世的一切,觉得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小孩子在玩耍。


说起这个,最近在看06年的一部国产电视剧,《贞观之治》。真是精彩。美工落后,特效根本没法说,但是好。

看的时候你会自动觉得那些假比真的还真。

就像看京剧那些演员在舞台上模拟出了千军万马,你就会心甘情愿认为舞台上就有千军万马。

还是拍得有心了。


没有心去拍,你做得再精致,再逼真,观众都会觉得你在糊弄人,觉得太假了。


关键不是说这个,而是这个电视剧的内容。简单来说,就是李世民前前后后是怎么坐上皇帝开始了贞观之治的。展现了那个时候所谓政治上的争斗。

不知道是编剧厉害,还是导演厉害,整个电视剧的态度非常厉害。没有过于沉溺那种争斗的热闹中,也没有憋着劲要去反应人性的贪婪呀阴险啊什么的。而是就是在展现。

想起我有一次接到一个老板的通知,这个老板本身好像也是一个创作者,他的通知里有一条:写出人性。

我当时觉得,这可太蠢了。


也忘了自己想说什么,这个电视剧真不错,很多台词写的都是弦外之音。



有时会想,是不是自己超脱了呀,自己摆弄清了精神和肉体没有区别,弥合了它们,自己身体和精神都化为无形了,往来世间无碍。

自己知道应该是扯。

现在的我,见到有人把车停到窄道上占住路,还是会起无名怒火,谴责这些人的素质。



44 26
评论(26)
热度(44)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