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向着你保持真实。

生活

老舍写过一篇小说,大致就是一个拉洋车的捡到一个近视眼境就扣下了,丢了眼睛的学生是怎样整个人生毁掉的。

里面逻辑很翔实。

写了拉洋车的车夫是怎么想的。车夫很典型的市井心态。好吃懒做,羡慕愤恨那些有钱人,整日点头哈腰心里又不满。在见到眼镜后,他先模仿着那些读书人啊看起来有钱的人那样,戴上。可是觉得眼前花,头晕。但是还是强行戴着跑了一上午车。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就学那些人把眼镜别在衣襟上。


然后另一边,丢了眼镜的年轻学生,苦力去找自己的眼镜。他身上没钱了,一个眼镜是十几块钱他是真的配不起了。他按照自己出行的轨迹找。找到墙角。来回寻寻。这个时候车夫看见了,知道他也许再找眼镜。


车夫的心理出现了,车夫想:等他来问我。


这是一种这个阶层会有的自尊心,或者虚荣心。就好像能过一把被别人点头哈腰的瘾。被问了,就有一种自己在上的感觉。


但是呢,这个学生没有问。因为性格腼腆怎样,或者当时社会氛围不太有学生走近车夫去问车夫的事情。总之,学生没有去问。也许他也问了几个,但是没有问到那个捡眼睛的车夫,他就放弃问询了。

他就这样没有找到他的眼镜。


然后他上课,看不清黑板。看不清就使劲看。使劲看久了累,头晕。头晕了又听不进课。恶性循环。


这边呢,车夫玩了半天眼镜,发现没什么好玩的,自己戴着头晕,挂在衣服上碍事。就在那个学生每日从这路过的时候,他也动过念头想着把眼镜还给学生。可是转念想:

我凭什么还给他?


就没有还。


这个学生身体每况日下,终于在期末考的时候晕在试卷上。


这个车夫找到一个玩古玩的人,想把眼镜卖给他。

说,自己捡到一个眼镜,失主过来给个几毛钱,眼镜就还了,再不至于,坐我一趟车,我也就把眼镜还他了。可是失主一直不过来。今天卖给你啦。你可看好了,这眼镜框可是真玛瑙。怎么说得给两块吧。


最后, 两毛钱成交。



老舍是厉害的。我的复述遗漏太多了。在他的笔下,很随意准确地带出了社会那种氛围,在那种氛围里,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让人觉得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可是读完会想,到底是什么造成这件事的发生呢?



我不知道老舍想没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他就算没想过,也能感受到问题出在哪儿。

按照马克思讲,这是阶层问题。

不同的阶层造成了这个阶层他们的见识,他们的思维方式,他们的生存经验,他们的精神特征。

两个阶层因为一个眼镜交叉了,这个故事就出来了。


老舍写小说绝对不是社会学分析派的。我上面那种分析近乎胡扯。老舍有着朴素的思想,朴素的情感,他是拿这些思想,这些情感看人看事。

他写过一个人因为吸毒怎样堕落了。他就是在小说里给那个堕落的人给予了很多同情,并且也态度上带出来不该吸毒。

老舍有个称号不是“人民艺术家”吗?这个称号虽说有政治色彩在,但其实换个角度讲,真的名副其实。

他是按照市井智慧来看这个社会,来写东西的。是个大明白人。


我更喜欢读完这样的小说后,不去追求小说背后的东西。就喜欢这样的小说在我心里虚晃一枪。似乎打中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打中。


我觉得这个虚晃一枪有点让我一下子呆住重新认识活着的意思。就像一个人在走,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把你吹住,你停下来发现周围和走路的时候看的不一样。

比如我们会想,生活是有道理的。可其实生活它真实的纹理可能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没道理。生活是有逻辑,有它自身的逻辑,可是在逻辑还没有推演前,生活是什么?

这都是虚晃一枪,让人一怔,让人想的,感受的东西。



我就觉得,这样的小说要是多读几篇,人的世俗进取心就会没了。





评论(10)
热度(100)

© 和她在一起 | Powered by LOFTER